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一个掉马的小故事 7

论文写得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我也不太知道这一章讲了什么可能以后会改改

其实只是想写个亲亲

前文 1  2  3  4  5  6  

-------------------------------------------

叶修对外声称自己没赶上飞机,只好重新买了机票——三天后的。没解释为什么是三天后,也没人知道他不声不响退了酒店的房。

待在蓝河家的第二天,喻文州来了电话,请他去蓝雨俱乐部做客,这是通完全出于礼貌和对前辈尊重的电话,换句话说就是客套一下,以前的叶修从来都是疲于应付这样的场合的,喻文州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可这次不一样啊,叶修看看旁边套上大衣戴好围巾准备上班的蓝河,痛痛快快答应下来。喻文州也不愧是喻文州,只稍稍愣了两秒就反应过来,欢迎表达得礼貌又得体。

两个人岔开时间出发,临走前蓝河威胁叶修说你今天要是欺负我偶像我晚上就往你饭里下泻药。

叶修装得挺无辜:“哪儿能啊,只要他别一见我就喊pk。”

蓝河想想,又加了一句:“不许提树。”

俱乐部里刚准备好pk专用账号卡的黄少天打了个喷嚏。

 

叶修到时已经是上午,喻文州带着他参观蓝雨。这时蓝河正核对着工会仓库里的材料数量,长时间盯着密密麻麻的数字眼睛都酸了,连他们是什么时候一起进了公会办公室的门都没注意到。

直到听到有人提了他的名字,蓝河才回过神来,喻文州正笑眯眯地跟叶修说蓝桥就不用跟前辈介绍了吧,听说你们认识。

叶修盯着蓝河笑得意味深长,说是啊,我们认识。

那笑怎么看怎么别扭,就差脸上写一句“我们俩有事儿”了。

 

中午,食堂里蓝河咬着块排骨听笔言飞讲自己是怎么被一个人妖守护天使欺骗还带着打了几天的副本,边听边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嘲笑。

笑到一半停下了,他们正副队长正带着叶修走进食堂,叶修选择性失明一样路过了无数张空桌子走过来:“能坐这里吗?”

蓝河心里想着你在演偶像剧吗这种情况下我能拒绝你吗,面上却一个客客气气的微笑,说好啊叶神。

 

蓝雨的食堂名不虚传,回头可以让兴欣的厨师过来偷师。叶修想着,有一句没一句地听黄少天说话,把一块鱼肉里的刺剔得干干净净,剔完下意识地问对面的蓝河:“吃鱼吗?”

蓝河少有能跟偶像坐一张桌子的机会,心里正偷偷乐呢,只觉得黄少天说的什么都是真理,听了叶修的话也下意识地回答:“吃。”

叶修熟练地把鱼肉夹过去,蓝河熟练地夹起来,笔言飞见了鬼一样被口汤呛着咳了起来,黄少天停下了“待会儿再来一局”的话题,喻文州的微笑里慢慢多了些深意。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夹着那块鱼肉吃也不是放也不是。

发生什么了。

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

叶修为什么也不说话。

自己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说什么?

不好意思这几天我们习惯了还当这是家里呢?

一片诡异的沉默里,蓝河终于挤出一句:“谢……谢谢叶神。”

叶修笑得跟朵花一样:“不用谢。”

 

午休时间,休息室的大门反锁,门上靠着两个紧紧交叠在一起的人影,缠绵着索取对方柔软的唇舌。有人从外面试着开门,蓝河身子一僵想要分开,却被叶修按住后脑勺压制得更彻底。身后薄薄的一层门外有人小声聊着这间门锁了我们去另一间吧,门内叶修的亲吻铺天盖地。

没一会儿门外的人离开了,蓝河按着叶修的下巴推开他,分开两人贴合的嘴唇后,口腔里还留着些烟草的味道。

叶修手指轻轻摩挲蓝河因为长时间的亲吻而泛着水光的嘴唇,手指上的触感潮湿又温暖。

“我今天表现的怎么样?”

“演技太差了。”蓝河回答:“勉强算你过关吧。”

“我们蓝团长演技也不怎么样啊。”

“中午突然给我夹鱼的人是谁来着?”

“那是我仰慕蓝团长已久,求之不得,只好用这种迂回战术表明心迹。”叶修笑着亲吻他的眼角:“这个解释蓝团长满意吗?”

 

另一边,公会办公室里笔言飞正和系舟并排坐着,面前的屏幕里游戏角色一动不动停在溪山城,沉默了半晌的笔言飞还是没能忍住。

“你说,蓝桥是不是到现在还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好像是的。”

“他仿佛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

系舟摇摇头:“儿大不中留啊。”


tbc.

评论(40)

热度(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