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关于一段旧日时光

1

小海棠其实是千波湖边的一棵树。一点也不小,枝条伸到两个人那么高的地方去,粉白的花瓣层层叠叠开了满树。

小海棠从出生起就这么高了,也从那时起就开着满树的花,千波湖边只有她一棵海棠树,她是那里唯一的粉色,像硝烟弥漫金戈铁马中的一抹胭脂。

她在这世上是有同伴的,听说主城的绣坊里有棵海棠树开得明艳动人,有诗人写“染尽胭脂画不成”的酸诗给她。

小海棠不在乎,就像她知道自己只是一段代码,身边的一切都是代码一样,她不懂代码是什么,也不去好奇。她长在湖边,时时能看见自己的影子,她知道自己是美丽的,也偏爱身边经过的美丽的人。

有很多人从她身边经过,大都长着一样的脸,也有不一样的,有的歪瓜裂枣有的精致如玉琢,她不从长相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美丽。

有的人一路打打杀杀离开,有的人匆匆经过,也有在她身边死掉的,死掉的人没过多久又会回来,可能会变弱一些,但是不会消失。有的人会突然消失,消失的人就不在这世界上了,那些人可能第二天重新出现,可能几分钟就回来,也可能永远不再回来了。

小海棠安安静静看着,觉得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她有着满树不分季节一年到头开着的花,她只想这些花安安稳稳地开着,一片花瓣也不要落。

 

2

小海棠早早就注意到小剑客了。

小剑客叫蓝河,一头长发在脑后束成高高的马尾,小海棠喜欢他的头发,她见过不少人和蓝河束着一样的马尾,可她就是觉得蓝河最好看,也最喜欢蓝河。

蓝河是个领导者,别人都叫他会长。这里的人有时直接说话,有时头顶冒出个文字泡,小海棠也见过金鱼吐泡泡一样不停往外冒文字泡的人,她不懂这两种说话的方法有什么区别。

无所谓啦,她想,反正自己不会说话。

第一次见到蓝河的时候千波湖边恰好没有人,小剑客背着剑一个人走过来,也不打怪,只漫无目的地晃来晃去,还对着海棠树自言自语。

“以前都没注意到这里有棵这么大的海棠树。”

“难得这么清静。”

“不要想公会那些烦心事了吧。”

小剑客好像不太开心,小海棠想。

她在心里默默跟他说话,她说你好呀,我是小海棠,我知道你听不到我说话,但是你的头发真漂亮,我喜欢你,你不要不开心啦,我可以送你一片我的花瓣。

 

3

小海棠一眼就喜欢上了君莫笑的伞。

在这之前她对君莫笑的品味深深地感到愤怒,她从没见过这么穿衣服的人。

乱七八糟,头重脚轻,小海棠简直没法用她贫瘠的词汇形容。

可是君莫笑有一把伞,一把太美太美的伞,小海棠有着极高的审美天赋,她几乎是一瞬间就被那把伞吸引了注意。

那也不只是把伞,有时会变成其他的样子。君莫笑很强,那把伞有时就拥有了带着股杀伐之气的美,有时又有着冷兵器浸着寒光的美,有时也会带着牧师温暖的圣光。君莫笑只在把它当盾牌用的时候才会像撑开一把伞一样地打开它,小海棠最喜欢那个时候的伞。

如果君莫笑能在千波湖边好好地撑一下这把伞,那就太好了。

可是小海棠没法告诉君莫笑,君莫笑好像也对这种事不感兴趣。

谁稀罕啦,小海棠生了一段时间的闷气。

 

4

发生了一件开心的事,蓝河和君莫笑同时出现了。

他们像是认识,君莫笑先打招呼:“哟,小蓝,好巧。”

对方却好像惊讶大过了惊喜:“叶神,好巧。”

“忙什么呢?”

蓝河的语气里满满的防备:“什么也没忙。”

君莫笑走近一点“不忙就一起下个本?”

蓝河闻言立刻随手引了个怪过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拿普攻戳着:“我现在忙了。”

下一秒君莫笑的声音里就带了笑,他说好啊,我跟你一起忙。说着也引了个小怪来戳着玩儿。

君莫笑的普攻花样可比蓝河的多不知多少倍,蓝河戳死了一个小怪就不动了,看电影一样看着君莫笑噼里啪啦的花式普攻。

小海棠不喜欢打打杀杀,可是这个世界里的人好像每天除了打打杀杀就不做别的事了,就连她最喜欢的蓝河和君莫笑也一样。

她想算了算了,原谅你们了,谁叫你们好看呢。

 

5

这两个人平时都很忙的样子,可是常常会在每天的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像约好了一样。可是他们并没有约好吧,还偏偏要装作是偶遇。

人类真奇怪。

蓝河在千波湖边钓鱼,小海棠想告诉他这里是钓不到鱼的,君莫笑也这么说,可蓝河还是继续钓,好像也没希望过能钓上来什么。

君莫笑就在旁边陪着他,阳光透过小海棠的树枝被分割成一块一块,碎金一样洒在他们身上。有小怪自己摸过来,冲着君莫笑一下又一下地抓着,君莫笑坐着不管,头顶上飘出一串的红字,最后还是蓝河气鼓鼓地收了鱼竿帮他砍死小怪。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蓝河总气鼓鼓的,河豚一样,也怪君莫笑总是逗他。

后来君莫笑和新的小剑客一起出现,新来的小剑客叫绝色,长发松松地绑在身后,小海棠一眼就看出来那是蓝河了。

君莫笑有时候会突然交易给蓝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酒铺老板娘的簪花,没什么场合放的烟花,城里客栈的爆炒腰花之类的,说我背包里没地方放了就送你吧,蓝河莫名其妙,说你往背包里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

这两个人平时这么精明,怎么这种时候这么笨拙。

小海棠在心里偷偷笑话君莫笑,你这个方法什么时候才能点醒蓝河啊。

但是我才不会把花借给你呢。

 

6

那天蓝河是逃着过来的,身后跟了几个人,追杀的人魔法弹扑通扑通往水里扔,蓝河硬扛着伤害也要往这边游。

得多可怕啊,即使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就算被杀死也会很快回来的,小海棠还是替他捏了把汗。

不过这种情况没持续太久,追杀的人跟着蓝河进了水底,又被在千波湖横行霸道了好几天的君莫笑活生生吓了出来,君莫笑还带了人来,原本围攻的局势一下就反了过来,他们一鼓作气打得酣畅淋漓。

打完了君莫笑还不忘逗蓝河,说不错不错,一次就拉来四个人,你挺嘲讽的嘛。

可能是顾及着旁边的人,蓝河没有反驳,丢下一句我练级去了就蹬蹬蹬跑开了,君莫笑在他身后喊,说您忙您忙,有事招呼!

跟他一起来的枪炮师问他,你怎么了?杀几个人就笑得这么开心。

 

7

君莫笑终于撑了那把伞,小海棠开心坏了。

那把伞把君莫笑和他身边的蓝河都遮在了里面,蓝河不解,问他怎么了。君莫笑说没事,撑着玩儿。蓝河说你真无聊,却没有躲开撑在他头顶的伞。

“我还没有祝贺你呢,恭喜兴欣赢了挑战赛。”

“谢谢谢谢,希望常规赛的时候你能继续支持我们……”

“谁支持你们了!我是坚定的蓝雨粉。”

“你这么说,对上蓝雨的时候我可不手下留情了啊。”

“不说官话了?”

“跟你哪能啊。”

蓝河呛他,语气却比以往柔软些。

他们撑着伞站在湖边,从这个角度看就像两个人拥抱在一起,蓝河的头发拂过君莫笑的手指,小海棠觉得这时的画面美得让人不忍打扰。她直觉他们一定有句没能告诉对方的话,可是那天,他们直到最后也没人说起。

 

8

后来君莫笑渐渐地不再来了,只有蓝河偶尔还会出现。

那天蓝河独自过来,不言不语好像在想些什么。这个世界里他们无法做出什么精细的表情,可小海棠知道蓝河并不开心,她能从蓝河身上感受到一些苦涩。

长发的小剑客在海棠树下独立,负剑的身影远看有些单薄,千波湖水面平静得一片死寂,蓝河的发梢被微风吹得扬起来,他轻轻说了再见,不知是在跟谁告别,那声道别那么轻,很快就一缕烟一样在空气里消失干净,只有寂寥的风声回答他。

小海棠莫名觉得有些难过,她想要安慰他,却说不出话。

那是小海棠最后一次见到蓝河。

之后的蓝河就不再是以前那个蓝河了,小剑客有了不一样的声音,说着不一样的话,装束也一点一点改变了。小海棠觉得无趣,她不再喜欢这样的蓝河。

君莫笑没再出现过,他的名字却被越来越频繁地提起。他好像做了什么很厉害的事,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和他那把伞。

我可是早就知道他很强了,小海棠自豪,却又没办法由衷地开心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里,好像有件事情悬而未决。

她想起那次蓝河独自站在树下,她想要安慰他,却只落下一片花瓣在他眼睫上。

 

9

那之后不知过了多久,君莫笑的名字被人反复提起,声势浩大又逐渐归于平静,熟悉的面孔渐渐离开,去了更大的世界,小海棠多数时间懒懒地睡着,几乎要忘记那两个人。

直到有天又听到了蓝河的声音。

她用惺忪的眼辨认不远处的两个人影,看到了很久不见的绝色,他身边站着个叫无敌最俊朗的骑士,一说话是君莫笑的声音。

无敌最俊朗问记不记得当初你非要在这儿钓鱼?

绝色说我还记得你差点被小怪挠死呢。

正说着就有小怪被吸引过来,冲着无敌最俊朗一通打,他不还手,等着绝色帮他,绝色也不动,说反正你是骑士,血厚。

无敌最俊朗不乐意:“蓝啊你是不是变心了,当初我一比完赛就去找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那个词叫什么来着?色衰爱弛?”

绝色喊着行啦行啦别给自己加戏了,举着剑冲上去砍死了小怪。

小海棠看着他们,心里溢满了欢喜,像终于放下了一件心事。

 

10

许博远迷迷糊糊醒过来,忘记自己做了什么梦,却还记得梦里有些酸涩却又温暖的感觉。

北京的阳春三月,窗外的西府海棠开了花,粉白的花瓣层层叠叠,阳光下像涂了满窗深深浅浅的胭脂。

许博远眨眨眼睛小声嘀咕,昨晚怎么又忘了关窗。

叶修也醒了,把他揽进怀里。

“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fin.

评论(19)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