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关于许医生

@鸡汁如我 点的随队医生蓝,有一点跑偏
我是真的太不会起名字了

-------------------------------------

1

训练室的遮光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灯光是不影响视线又对眼睛最温和的暖白光,室内的温度和湿度都让人舒服得恰到好处。即使如此,苏沐橙还是偷偷揉了揉有些发凉的手指,后悔今天穿得少了些。

苏黎世的夏季总是阴冷多雨的,国家队的选手花了不少时间适应。纵然做好了准备,苏沐橙还是在来的第一天就因为这里潮湿的空气和连绵的阴雨天气感冒了。

知道现在不是感冒的时候,也怕队友担心,自幼心思缜密的女孩子私下里独自去找了随队医生。

中国队的随队医生是个年轻人,姓许,性格随和又温柔,之前在蓝雨俱乐部的医务室工作,听他说有时也在蓝雨的游戏公会里玩玩,只是不肯告诉她账号。

“叶领队又不会数落你,为什么要瞒着他们?”许医生配好药后细细替她分装进药盒,又一张一张贴上标签。

“是不会怪我。”苏沐橙皱皱鼻子:“被嘲讽几句还是挺不爽的。”

“这倒是。”许医生笑起来,又叮嘱她:“按时吃药,平时注意保暖,多喝……”

“多喝热水。”苏沐橙笑眯眯地接上。

之后的几天里苏沐橙按时吃了药,也乖乖把带来的漂亮裙子全都塞回行李箱里,药吃完了,感冒一天天好起来,臃肿的厚外套也没了再穿的必要。

谁想今天突然下了场暴雨,一直到中午温度都在十几度徘徊,苏沐橙躲在洗手间咳嗽两声清清开始肿痛的嗓子,觉得有点不妙了。

刚回到训练室里,屏幕上就弹出个对话窗口,头像是歪歪扭扭的笑字。

君莫笑:要风度不要温度?
君莫笑:药早吃完了吧

接着还发来个偷笑的表情。

还是被笑话了。

谁告的密啊。

君莫笑:再等会儿

收到这条没多久,门外传来三声轻轻的敲门声,许医生推门进来了,手里捏着个粉色的卡通小药盒,手臂上搭着条毯子。

“吃点药吧。”许医生俯身在她桌上放了杯温水,看着她吃了药盖上毯子,这才转身往叶修身边走。

“叶神。”许医生在他桌上放下一个圆滚滚的小盒子:“你要的维生素。”

“我要的?”叶修愣了一下,抬头看他。

“你要的。”许医生微笑着。

“我要过吗?”

“你要过啊。”

“我……我要过吧。”叶修失笑,拧开盒子倒出两颗维生素片。

口嚼的,苹果味,儿童服用,傻乎乎的兔子头形状。

许医生等到叶修咯吱咯吱嚼完维生素片才离开,门还没关严又从外面被打开了,许医生探进半个身子冲叶修挥了挥手里的半盒烟,笑得狡黠——刚才从叶修桌子上顺走的。

少见叶修吃瘪,苏沐橙也偷偷笑起来。

“看看这儿。”叶修起身凑到苏沐橙的电脑旁,指指屏幕示意她注意。

这个距离有些近了,苏沐橙闻到了叶修头发上乳木果洗发水的味道,竟然跟刚才许医生俯身给她递水时她在许医生身上闻到的一模一样。

知道是谁告的密了,苏沐橙想着,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而且还发现了另一个秘密。

2

方锐最近总担心自己会被叶修灭口。

我也不想知道这么多啊,方锐想,谁叫咱俩房间挨着,我还掐点掐得迷之准确呢。

第一次是在洗手间,方锐推门进去时,正好看到叶修和许医生并排站在镜子前面,叶修用沾了水的手去揉许医生的头发,把他额前的头发尽数拨到后面去了,许医生伸手想把头发梳回来,却被叶修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手腕。

“这样挺好看啊,社会我蓝哥,完美杜绝医闹。”

“你看国家队里谁有组织医闹的潜质?”

“方锐吧。”许医生随口一句吐槽,叶修竟然还认认真真回答了。

方锐觉得这简直就是诽谤,发出一声九曲回肠的干咳强调自己的存在。

叶修扭头看他一眼,这才松开手,老神在在地跟他打招呼,一点也没有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了的心虚:“来了?”

“来了。”有一瞬间方锐以为自己不是来洗手间,而是去这两个人家里做客呢。

等等,这两个人家里?

方锐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刚才的画面里那两人的距离好像近得过头了。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他想。

第二次是在房间门口,天地良心,他只是发现房间里没水了想去走廊尽头的自动贩卖机买瓶水喝而已,谁想到一出门正好撞见许医生从隔壁的叶修房间里出来。

“我来送点药。”许医生赶在方锐开口前解释:“叶修……叶神他,那什么,消化不良。”

说这话时许医生正穿着蓝灰条纹的居家服,怎么看怎么像上次去叶修房间拷资料时叶修穿的那套。

这时候叶修也从门后探出头来:“买水啊?一起一起。”说着就把许医生推回了房间。

好的,没问题,你们开心就好。

第三次是在训练室附近的吸烟室门口,方锐蹲下来系个鞋带而已,谁知道这两个人就正巧在里面聊天。

“蓝啊。”叶修听起来语重心长:“你是不是觉得靠克扣我的烟攒起来能把自己攒成第二个李嘉诚?”

“我觉得我能靠克扣你的烟拯救一个生活习惯堪忧的中年退役选手。”

“哪儿中年了?年轻力壮着呢。”叶修抗议:“网上怎么说我来着,少女偶像人气领队?”

“气人领队还差不多。”

“有多气人?”叶修的语气里带了点不怀好意的笑意,方锐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就要到非礼勿听的部分了,加快速度系好鞋带就起身离开,一抬头正看到叶修从吸烟室出来。

“这么巧啊。”叶修说。

你以为我想这么巧吗。

为什么每次我的行动都跟你们处对象的节奏完美契合呢。

方锐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干脆改名叫节奏大师算了。

3

黄少天最近有了一些使命感。

许博远一毕业就在蓝雨工作了,蓝雨的一群小伙子都正处在十几岁二十几岁力壮身强的时候,饮食作息又有专业的生活顾问来安排,在医务室的工作其实还算清闲。

许博远的荣耀水平比一般玩家要高上一点,于是有时也在工会做一些工作。有了共同语言,再加上他习惯在工作的地方放些水果点心,蓝雨俱乐部的医务室已经变成了半个休息室,这位和他们年纪相仿的小许医生在选手中人缘也是很好的。

但是自从小许医生作为中国队的随队医生来了苏黎世,好像就有什么不对了。

简单来说就是小许医生对叶修的关心有点过头了。

就拿昨天晚上来说,战术讨论到夜里,小许医生敲门送了缓解眼疲劳的眼药水来,考虑到每个人的情况选了不同的牌子,叶修扯张纸巾擦擦眼角说我滴不进去啊,小许医生就无比自然地接了眼药水凑近一些帮他滴。黄少天也没滴进去,可看了那凑在一起的两个人半天,还是决定自力更生好了。

小许医生见了叶神心情激动可以理解,叶修的反应就很耐人寻味了,把那些关心都心安理得地悉数收下不说,还常常主动去找对方。

怕不是叶修想挖蓝雨墙角吧。没了小许医生的医务室下次他们训练的时候想偷懒又该往哪儿躲?黄少天觉得就算是为了蓝雨的老老少少,他也得把叶修的邪恶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采取行动之前他先向喻文州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担忧,当然,没说偷懒那段。没想到喻文州听完一怔,竟然差点笑出来。

“没想到。”喻文州微笑着看他:“少天你是在这个方面上比较迟钝的类型。”

什么?哪个方面?

……不会吧?

4

选手和工作人员住在上下两层楼里。

一层,就是17级台阶,等电梯花的时间要更久,准备比赛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分神的,不多的空闲时间里却还要顾及可能随时出现的其他人,当然和家里触手可及的距离没法比。

但是还是能忍的吧,叶修想,手中捧着许博远热好的牛奶。

还是挺好的。


fin.

评论(18)

热度(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