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一个掉马的小故事 9

 @oh30   @陟彼南山 点的掉马更新哈哈哈哈哈我好不要脸哦(不好笑

感觉这个傻白甜故事写不到头

前文 1     2     3     4  

        5     6     7     8 

-----------------------------------------------------


春节的假期不就是用来虚度的。

精英如叶秋也不例外。

每天早上起床先回复叶妈妈微信上分享来的“秋冬季节不适合吃的10种食物,转给你爱的人”“身体不健康的8种暗示,再不看就晚了”,再端一杯咖啡看看新闻回复工作邮件。

接下来按照往年的惯例该是去投喂馋得挠门的小点和可能还没睡醒的哥哥,但是今年小许来了之后,后者就不用他再操心了。

神清气爽。

叶秋合上电脑,读报喝茶浇花喂鱼,提前体验老干部退休生活,悠闲得不行。

 

叶修和蓝河那边更是过得随心所欲,网瘾青年扎堆玩起游戏劲头一点也不比网瘾少年弱,自家工会的事忙完了就开小号,两个人一起在新手村里横行霸道,要不是蓝河特别留心了三餐和休息时间,估计还得废寝忘食。

其他时间蓝河就开个直播慰问一下放了假就闲出蘑菇的君归日的小粉丝们。

“我假期过得还是很充实的,游览了千波湖一线峡谷罪恶之城等等著名旅游景点。”

蓝河整个人陷进叶秋买来的人体工学椅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小粉丝聊天,说完还被自己的冷笑话逗笑了,旁边叶修正用他联盟里最贵的手剥橘子。

“真不方便唱歌,但是你们可以点开前段时间的投稿当BGM凑合一下。”

“唱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叶修剥开橘子喂一瓣给蓝河。

“好酸。”

“是吗,那我不吃了。”叶修换一个剥。

“不唱了吧,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蓝河皱着眉咽下酸掉牙的橘子:“怎么还拿我试毒啊?”

叶修扬起眉毛笑着看他,又递上新剥开的一瓣。

蓝河嘴上抗议,还是老老实实把橘子接过来吃了:“这个甜,可以吃。”

“那就好。”叶修又递一瓣给他。

“这样吧,这几天不唱歌,咱们聊聊天,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

蓝河看着满屏的“旁边是叶神的声音吗”“你们怎么大过年还在一起啊”“你们俩是不打算瞒了吗”笑眯眯地回答:“我在吃什么?我在吃橘子啊。”

一点也没发现被评价为甜的那个橘子叶修全都一瓣一瓣递给他了。

 

除夕那天三个人凑在一起吃饭,没有长辈的年夜饭和以往比起来要冷清了不少,好在轻松。

叶秋兴许是早就习惯了哥哥的不按常理出牌,除了刚知道时短暂地惊讶了一下,接下来便迅速接受了事实。

能有人跟他一起过日子也挺好,叶秋吃了块鱼想,干脆给小许送个锦旗。

今年春晚的节目是比往年更夸张的假大空,催眠效果也比以往更甚。刚到11点叶秋就撑不住站起身:“我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停顿片刻又加了一句:“新年快乐。”

叶秋走了之后的几个小品还是同一个套路,背景音乐悲悲戚戚,演员煽情煽得声嘶力竭,看得小点都窝在蓝河怀里睡着了,睡姿四仰八叉极不雅观,叶修看不下去,从蓝河怀里接过来把它抱回窝里,顺便去阳台抽了支烟。

没多久蓝河也挤到阳台来了。

“不冷吗?”叶修掐灭了烟头问。

“又硬煽情呢,看不下去了。

“年年都这样。”

“恭喜你又老了一岁。”蓝河笑着看他。

“同喜同喜。”

“不,我是又成长了一岁。”

“成长了吗?”

“成长了吧。”蓝河说:“比如说放到现在,我应该不会跟绕岸垂杨闹那么僵了……不过那样的话我也不会被派到第十区开荒。”

“也不会遇见我。”叶修替他接上:“好险。”

“好险。”

“得感谢绕岸垂杨,谢谢你了兄弟。”

“别忘了你之前还把人打成那样呢。”

“那就加一句道歉呗,不好意思了兄弟,但是还得谢谢你。”

蓝河笑出声:“他要是听见得吓坏了。”

身后电视里的人声嘈杂起来,新年的倒计时要开始了,远处的房屋悉数亮着灯,发光的窗子一扇一扇向着远处连成一条线,主持人带动着全场观众齐声从十倒数到五再数到新年快乐,眼前的天空因为禁燃令安静又平和,电视里烟花的声音却已经响成一片了。

“新年快乐叶修。”在那因为距离和电磁波有些失真的欢呼声里,蓝河悄声说:“谢谢你在那么多人里看到我。”

“新年快乐小蓝。”叶修去牵他的手:“谢谢你发给我的18个好友申请。”

 

tbc.

评论(28)

热度(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