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一天


@蓝河的狮子🦁 点的养父子,本来想写一个有趣点的傻白甜,憋了三天最后写出了这个,结果还是没能让小蓝叫出口爸爸。
28岁叶x16岁蓝的故事,非常清水,应该不会犯法吧(x,瑟瑟发抖。
因为实在想写原著叶,所以在原著背景上改了一些设定,都写在里面了。
没能讲出想要的故事,是流水账一样的一天,所以就叫一天了。

------------------------------------------



本该无比闷热的八月中旬,夜里刚下过的一场大雨驱散了空气里凝聚多日的暑气,许博远开了点窗,凉丝丝的空气带着潮湿泥土的气味窜进来,外头的树叶被雨冲洗了一夜,生机勃勃地泛着鲜绿。

许博远就着那新鲜空气深呼吸几下,咬了口刚买来的虾仁三明治,新鲜的生菜脆生生的,番茄片里渗进了酱汁,桌上的凤梨橙汁里加了冰块,玻璃杯外迅速蒙上一层剔透的水珠。旁边摆着拆了封的快递,是期末成绩出了之后叶修给买的机械键盘,键帽是许博远自己配的,深深浅浅的蓝色,只看一眼就心情大好。

作为一天的开始,每一件事都挺美好的了。

许博远想着,去叶修卧室掀了他的被子。

“快起床吧英雄,在你睡觉的这段时间我们蓝溪阁已经抢走了兴欣10个Boss。”

“别闹。”叶修安抚般地拍拍他手背,试图把被子盖回去:“自己玩会儿,我倒时差呢。”

许博远不撒手:“跟苏黎世6个小时的时差你都倒大半个月了,说出去谁信啊。”

“这你都懂。”叶修靠在枕头上笑眯眯看着他:“不愧是高材生。”

今年刚读完高一,成绩一般,还对被老师们视作洪水猛兽的电子游戏无比狂热的许博远同学自然知道叶修这是在挤兑自己,幸而跟这人共同生活了八年有余,这种程度的挤兑他早就免疫了。

“不管你了啊,早餐在餐桌上。”

许博远撂下被子自己走了,叶修起床洗漱,一脸的睡眠不足,进洗手间前揉了把许博远的头发,本该正处在叛逆期的少年只用眼神表达了抗议,那抗议有八分是为了面子,不是很真心。

装好新键盘,许博远刷卡登陆了荣耀,一上线笔言飞的消息就叮叮咚咚响个没完。

“昨晚太惨了,公会里有人发现个刚刷出来的Boss,还没赶到中草堂那边就也发现了。”

“拉锯战足足拉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我们占点优势,兴欣那边也来人了。”

“还是叶神亲自带的队,你说我们怎么打得过。”

怪不得今天起这么晚。

许博远气呼呼地侧着身子朝餐厅里咬着三明治的叶修喊:“要吃饭自己买去!”

叶修咽下最后一口早餐,笑起来。

没一会儿许博远出来,打开冰箱从最顶层拿了可乐,少年这几年树木抽条一样拔高起来,依稀有了些大人的轮廓,叶修看着有些愣神,想起刚把许博远带回家的时候。

那时候嘉世刚拿了三连冠,他也刚跟家里和解,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许博远意外一般地出现,小小的个头,安静又懂事,眼睛里藏着些不安和疏离。当时的叶修对照顾孩子一窍不通,他几乎每天都要训练,幸好许博远也每天都要上学,最初的共同生活就不那么难了。叶修买了不少小孩子喜欢的零食塞满冰箱,许博远不敢去动它们,叶修便每天从冰箱里拿一些给他。许博远如同每一个没有得到过无条件的爱的孩子,在旁人的善意下怕极了被讨厌一般的低眉顺眼。

转折点大概是在看了嘉世一场比赛的重播后。

那时许博远已经在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的时候安安静静坐在旁边看了很多次,多到足够认出电视屏幕舞着战矛的黑衣小人。

“这个人是你吗?”许博远指着赛场上几乎英雄一般所向披靡的一叶之秋,眼睛闪闪发光。

叶修说是啊,帅不帅。

许博远认真地点头,而后像是为了增加可信度一般又用力点了两次。

叶修笑了,说有眼光啊小伙子,等你长大了吧,等你长大了我就教你。

那是叶修记忆中的第一次,许博远终于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一样,眼睛里浸满了喜悦和期望。

那天晚上他们坐在沙发上看了整晚嘉世的比赛录像,吃掉了冰箱里花花绿绿的软糖和整个铁盒的曲奇,饼干屑掉了满地。



下午叶修就该去兴欣那边了,职业选手们正趁着夏休期备战季后赛,今年头次开的青训营也叽叽喳喳挤满未来的小斗神小剑圣们,兴欣战队的一切都刚刚起步,仿佛离经叛道却又势不可挡。

车昨天晚上送去洗,两个人慢吞吞步行去取,路面还湿着,半路上淅淅沥沥又下了些雨,风带着泥土腥味吹着雨丝斜斜地飘,许博远从双肩包里拿了把伞出来。

叶修夸他:“都记得天气预报了,厉害厉害。”

许博远撑开了伞:“你早就知道我会带伞吧。”

叶修没回答,只是笑,把伞接过来撑着,伞柄微微朝许博远那边偏,到了目的地时一侧的肩膀有些湿了,他只装作没感觉到。在车里坐下的时候许博远看到了,便从包里拿了纸巾递给他。

小时候是最喜欢下雨天的。

来叶修家之前,许博远就已经自诩是个大孩子了,但下雨的日子里,叶修便会叫他不要坐校车,亲自来接他。叶修撑一把大伞,一手还要牵着他,小时候的伞比现在大很多,叶修也要高大许多。有小姑娘提着裙角从他们身边轻快地跑过去,溅起的水花落在他的小腿上,穿雨靴的孩子拉着手在水坑里蹦蹦跳跳,他盯着看得久了点,叶修就附身问他想不想要,他乖乖摇头,叶修便不再问,过些日子也带回家一双蓝色的小靴子。送他回家之后叶修多半还是要回俱乐部继续忙的,但是上了车有刚买的热牛奶喝,加了不少砂糖,甜滋滋的。

那时自己那么矮,叶修一定也是偏了伞柄,自己才一点也没淋到,只是不知那个时候,叶修被淋湿了衣服有没有人提醒他擦一擦。



到了上林苑是苏沐橙来开的门,许博远规规矩矩喊沐橙姐,叶修在一边提意见,说辈分都乱了,苏沐橙扑哧笑了,把手里两颗红得发紫的李子都递给许博远,说别听他的,就叫沐橙姐,叶修又抗议,怎么不给我啊。

苏沐橙不答,笑着往楼上训练室去了,因为闷热的夏季而高高竖起的马尾随着脚步在脑袋后面欢快地晃着。

许博远把李子分一个给叶修,叶修不接,说要去训练室看看,让他自己玩去。

“叛变到蓝雨的小叛徒。”叶修说。

许博远把李子塞到叶修手里,熟门熟路地往休息室走,临走前不忘在兴欣的大本营朝叶修呛一句:“黄少最帅!”

叶修失笑,心想这孩子怎么从小看着这么帅的自己最后偶像竟然变成黄少天。想着想着咬了一口李子,酸得牙都要掉下来了。

许博远开了电脑,摸出蓝桥春雪的账号卡,想想又换了蓝河,最后迟疑了许久,还是刷了绝色那张。

一登陆公会频道里哗地热闹起来,“绝色大大又回来啦!”,热情得让许博远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

绝色这个账号是叶修塞给他的,那时兴欣工会刚成立,正是缺人手的时候,许博远觉得就这么简简单单被拉去当壮劳力也太亏了,吓唬叶修说我可是蓝溪阁的人,你不怕我窃取机密吗。叶修被他逗笑了,说你想窃就窃吧,最好把咱家银行存款也窃过去,这样咱俩就都能喝西北风了。

回了会儿消息许博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桌子太硬,硌得手臂疼,睡得便也不深,依稀梦到小时候看电视看到歪在沙发里睡着,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把他抱回床上,又梦到暴雨的夜晚被电闪雷鸣吓得睡不着,叶修手忙脚乱给他煮一碗蛋花汤,告诉他没什么可害怕的,我还在呢,我哪也不去。

醒过来的时候手臂麻得动不了,叶修坐在他身边,捏捏他的手指,说醒了?回家吃饭吧,小朋友。

许博远把手指一根一根缩回掌心里,有点不开心。

你才小朋友呢。

恍然间像回到好些年前的暑假,他每天下午在嘉世俱乐部等叶修一起回家,每次他玩够了睡过去,再醒来时叶修便如此坐在他身边,悄声对他说这句话。

那点不开心又迅速地烟消云散了。

我还没睡醒,许博远眯着眼睛着问,晚上吃什么啊。

红烧牛肉和香菇炖鸡,你选一个。

不吃泡面。

紫菜蛋花汤和番茄蛋花汤,选一个。

只有蛋花汤吗。

我会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我太知道了,许博远笑起来。

我最知道了,只有我知道。他在心里偷偷想。

他也伸手去捏捏叶修细长的手指,晚上我来做饭吧。



fin.

评论(8)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