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一个掉马的小故事 10

这个想到哪写到哪十分随心所欲的故事终于集齐10章可以结束啦!
让他们俩溜了这么久的粉,盖个章确定关系吧。
前文链接明天加(可能

----------------------------------

即便叶修说了不下十次的“我爸妈人挺好你不用怕”,蓝河还是坚决在叶修父母回家前离开了B市。

“又要分隔一两千公里了。”在机场告别时叶修说:“想想还挺悲情的,你可以抓紧时间扑进我怀里哭。”

蓝河提起箱子实力演绎了面无表情:“下周见。”

春节假期结束后的一周就是一场兴欣和蓝雨的友谊赛,蓝雨主场,在G市举行。友谊赛说是友谊赛,其实该叫商业赛,友谊第一,点到为止,粉丝开心赞助商满意,看上去皆大欢喜,实质上没什么意义。

“向金钱低头。”,叶修说。

“对待每一场比赛都要认真,把每一次较量都当成一次磨炼。”叶修对外说。

忽悠完记者叶修拖着行李箱熟门熟路找到了蓝河家,站在门口表达了一下兴欣资金有限自己无处可去饥肠辘辘的悲哀。

“你不用这么说我也会让你住下的。”蓝河说:“传出去了你们老板怕是要跟你没完。”

“饥肠辘辘是真的。”

于是蓝河翻遍冰箱用尽毕生功力煮了碗面。

“真的很好吃。”叶修捧着碗说。为了增加可信度,他又加了一句:“惊为天人惊世骇俗惊才绝艳式好吃。”

“是吗?”蓝河说:“我惊慌失措惊天动地惊涛骇浪式不信……你还挺有文化,刚百度的吧?”

“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方锐大神得找你要版权费了。”蓝河说着,几乎自己都要相信面前的碗里装的不是他随手煮的面而是什么山珍海味了:“我还是清楚自己什么水平的。”

“这就是传说中盲目的爱吧。”叶修挑着碗里的面:“所以蓝啊,以后做饭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去你的盲目的爱。



第二天的比赛叶修坐在裁判席,蓝河坐在蓝雨选手席附近,两个人隔着十万八千里,中间还有无数热情的粉丝和蓝河负责的毛巾横幅矿泉水。

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中场休息时叶修跨越千山万水走过来是不是。

远远看着叶修朝这里走过来,即便心里冷漠.jpg刷了屏,系舟还是起身坐到后面那排去,腾出了蓝河身边的位置。

“怎么过来了?”蓝河从身边拿一瓶矿泉水给他:“这瓶水是蓝雨公共财产,你现在算是通敌了。”

“来找你啊。”叶修无比自然地接过水,在蓝河身边空出的位置坐下了:“顺便等那个什么……叫什么来着?”

“等什么?”蓝河一头雾水:“采访?”

“哦!叫Kiss Cam。”

去你的Kiss Cam。

“停!停!打住!这里没那种东西!”蓝河恨不得把身边满满一箱的矿泉水糊在叶修脸上:“你别乱来啊。”

“没有吗?”叶修装模作样叹口气:“白来了,回去了啊。”

“走走走。”蓝河气笑了:“赶紧回去吧,待会儿摄像机就该满场找你了。”

叶修说着要走,实际上一动不动地在蓝河身边坐得稳稳当当:“找就找吧,正好省得以后各路小报记者围追堵截问我感情生活了。”

“真有人问?”

“还不少呢,还问我择偶标准,我怎么答?得姓许?”

“那我替全世界姓许的叶粉痛哭流涕三秒钟。”

“三秒怎么够。”叶修突然指指远处的大屏幕:“哎,来了,Kiss Cam。”

蓝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兴许是电视直播的解说员提到了兴欣的教练,摄像机满场追踪总算找到了叶修的身影,会场的大屏幕正直直照着叶修,和叶修身边有些茫然的蓝河。

“吓死我了你……能不能靠点谱,那就是普通的直播镜头。”不太习惯就这么出现在镜头前,蓝河有些不自然地偏过头:“还真被你招来了。”

“怎么没人喊亲一个啊。”叶修说:“跟电视里演的不太一样。”

“你现在不就在电视里吗……”蓝河考虑着现在跑出摄像机的取景范围是不是会显得过于怂了:“而且这就是普通的直播镜头啊,亲什么亲!”

“别认输啊蓝团长。”叶修说。

去你的认输。

蓝河为了避开镜头朝叶修的方向稍稍偏着头,叶修便顺势揉揉他的头发,毫无预兆地俯身亲吻了一下他的发心,动作温柔无比。

中场休息时间的会场原本是嘈杂的,这时却突然安静了下来,蓝河的脑子“轰”的一声,炸成一片空白。

空白里还时不时飘过几条弹幕。

这是什么展开啊。

这人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我是谁,我在哪,附近有什么可以藏的地方吗,只藏头也行。

男朋友在直播镜头里亲了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对了刚才忘了说,我也是男的。

最后按下蓝河脑子里“关闭弹幕”键的还是叶修,这人一副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做了多惊人的事的样子,甚至还带着几分预谋已久的笑意。

“总算盖了个章。”他说:“这下都知道这是我的人了。”

这人真是……

蓝河盯着他看了半天,终于一个没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你真行,佩服佩服。”

“过奖过奖。”

会场里从近乎死寂逐渐变得出现嗡嗡的谈话声,又很快重新喧闹起来,蓝河也开始慢慢平静下来。

也是,不就是盖了个章。

什么后续处理什么记者会什么小报新闻,都随它去吧。

什么微博,爱炸就炸吧。

“你完了。”他对叶修说:“兴欣这次完了,我在水里下了泻药。”

叶修一点也没被吓到:“反正不用我上场。”

“我觉得未来一周我都不敢上网了。”

“怕我的粉丝太疯狂?”

“怕感激我为民除害的人民群众太热情。”

叶修低低笑了一声:“那我就做第一个感谢你的人民群众。”

蓝河扭过头看着叶修,突然觉得现在的情况有些神奇。

他正坐在千百人中间,承受着这千百人的目光和窃窃私语,未来他将要面临的是来自家庭和舆论的双重压力,而他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处理。

但是叶修坐在他身边,所有的压力和困扰几乎都瞬间变得不值一提,好像未来的一切,都敌不过一个简单的此刻。

只要叶修坐在他身边。



fin.

评论(41)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