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此心安处


玻璃窗没能挡住窗外嘈杂的蝉鸣,遮光窗帘把盛夏正午时分的户外和冷气开到最低的训练室俨然分割成两个世界。

叶修操纵着寒烟柔打出一串连击,唐柔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墙上贴着张牙舞爪七个大字:“抽烟请滚出去抽”,暴躁又不失礼貌,一看就是陈果愤怒之下的笔迹。

训练室里除了敲击键盘和鼠标的声音便是一片寂静,每个人都有那么点昏昏欲睡,又强打着精神。

“行了。”对面的血条清空,叶修放下了鼠标:“我得滚出去抽支烟。”

午后两点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阳台被晒得蒸笼一样,铁栏杆滚烫得能煎蛋,叶修往阴影里挪几步,摸出了打火机。

没来得及点燃,包子就举着手机找出来了。

“老大老大,你手机响了!”说着又看一眼屏幕:“是大嫂!”

“这称呼不错啊。”叶修乐了,接了电话:“怎么了,他大嫂。”

电话那头蓝河被他噎得半天才开口,由衷地夸他:“你真他妈每次都能带给我新的惊吓。”

叶修纠正他:“这叫保持新鲜感。”

“你可少看点女粉丝给你发的私信吧。”蓝河说:“都把你当恋爱咨询树洞了。”

“也不光是恋爱咨询,还有不少情书呢。”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蓝河温和地问。

“除了恋爱咨询还有不少情书。”

“我还是没有听清,再给你个机会重说一次。”

“我说还有不少战书。”叶修面不改色:“现在的年轻人比较好斗。”

说完两个人都没忍住笑场了。

“太蠢了。”蓝河说:“都忘记找你什么事了。”

“有事才找我啊?没事就不找了?”

“怎么还演上瘾了啊?”

“不演了不演了。”阳台的阴影随着太阳位置的变化朝内移动了一寸,叶修跟着挪了一步,阳台门的隔音不好,他稍稍压低些声音:“你在哪儿呢?”

“在北京这边的房子里。”蓝河说完略微停顿,改口:“在咱们家。”

“咱们家。”叶修重复一遍,这三个字的分量不轻,说出声就迅速地融在舌尖上,暖融融得让人觉得踏实。

蓝河那边响起“叮”的一声,接下来是打开微波炉又关上的声音,玻璃器皿与桌面接触的声音,金属的勺柄搅动和杯壁碰撞清脆的声音,叶修再仔细听,炉子上咕嘟咕嘟煮着汤,客厅里电视好像开着。

他在许多场合下听过蓝河说话的声音,起初是在游戏里,那声音通过电子设备有些失真,然后是嘈杂的会场,蓝河温和又耐心地疏通人流安排座位,后来那声音在他面前,在他身侧,在他枕边。感谢现代科技,现在他们相隔一千公里,蓝河的声音近得就像在他耳畔。

他正在我们共同的家里,他想。

房子是叶修去苏黎世之前买的,刚刚敲定了装修计划叶修就被打包送到国家队,大大小小的琐事只能由蓝河全权负责。他们的关系水到渠成,仿佛前一秒还在为了一根白狼毫讨价还价,后一秒就要考虑两个人共同的未来了。

担心影响训练,世邀赛期间蓝河只在休息的时候联系叶修,偶尔问他窗帘和地毯想要什么颜色,或是发来两张照片,米色的落地灯和厨房里排列整齐的餐具。

叶修从不是个矫情的人,网吧能住宿舍能住,兴欣那堆满了杂物的储藏室也能住,可是蓝河发来的那只言片语和寥寥几张图片渐渐堆砌,他看着属于两人的家一点一点构建起来,就一天比一天更多了些安心感,像是独自在深海中漂泊了许久,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港湾,从此就再也不必担心一脚踏空。

“说正事吧。”蓝河说:“我刚把钥匙给你寄过去了。”

“钥匙?”

“嗯。”蓝河停下来思考一会儿:“还有点东西没买,我去选还是等你一起去?”

“一起去吧。”叶修靠在身后的玻璃推拉门上,屋内的凉气透过衣料一丝一丝传过来:“我们一起去。”

挂了电话叶修才想起原本是打算出来抽烟,盛夏里下午两点的空气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叶修想想,把打火机塞回口袋里。

心情不错,不抽了吧。




小时候是从不带钥匙的,因为叶秋总会记着带,钥匙从小到大排列得整整齐齐,和学生卡一起挂在脖子上,两个人穿一样的校服剪一样发型,一同下课一同回家,家里有热的牛奶和饼干,父亲更严厉些母亲更温柔些,小点还只是巴掌大的一团绒毛球。

上了中学就不在一个班了,叶秋也不再把钥匙往脖子上挂,叶修还是懒得带钥匙,放学的时候便提前去叶秋的教室门口等着。初三的时候叶秋喜欢上同班的女生,女孩子长头发高马尾,说话细声细气,放学总和叶秋一起留下来写作业,见到来拿钥匙的叶修就脸红到耳朵尖。

“以后我还是自己带钥匙吧。”不知第几次的突然出现戳破了少年和少女暧昧又青涩的粉红泡泡,叶修终于说。

年轻人自以为的毫无破绽早就被成年人一五一十看在眼里,那天回家父亲发了一场大火,叶秋的初恋无疾而终,“玩物丧志”的叶修被勒令再也不许碰任何的网络游戏,叶修拼尽全力的抗争敌不过强权,他只好选择从强权下逃脱,不知何谓愁苦的少年时光在他坐上向南的列车的那刻,结束得毫无声息。

开始时在网吧过夜,那里烟雾缭绕又嘈杂不堪,整夜整夜飘着泡面和快餐的味道,总有人玩到兴起突然大声叫骂或是欢呼起来,他只能在人最少的下午趴在桌子上补个觉,屏幕莹莹的微光照着少年苍白的面孔和掩盖不住的黑眼圈。

后来拥有了人生中第一把钥匙,苏沐秋在街口的小店里配的。从今以后我们三个就是一家人啦,还是个小女孩的苏沐橙这么说。

三个人的家是间潮湿阴冷的小房子,门锁生锈,钥匙常常插进去就拔不出来,木门的框架经年累月有些变形,阴雨天气里木头膨胀起来紧紧堵上门缝,需要用力推上一把才能把门打开。

可苏沐橙是那么聪明又细腻的女孩子,她把铅笔芯细细磨成粉末倒进门锁,钥匙就不再卡住了。窗帘是浅色小碎花,她甜甜喊了几声阿姨就用最低价买回来了,还不顾苏沐秋的抗议把颜色最嫩的装在了哥哥们的房间里。她还用玻璃瓶装了花店老板不要的文竹,细心照顾几日,文竹的叶子就又泛起鲜活的绿,屋子里也多了几分生气。

城市如冰冷而残酷的机械工厂一般轰鸣着发展着,那间不甚美观的小房子几年后在规划之下被快速立起的高楼淹没,连同着碎花的窗帘,连同着太久没人照顾,叶子已经开始发黄的文竹,连同着直面死亡和离别的痛苦记忆和被现实从悲怆中生生拉扯出来的那段时光一起被吞吃干净。

在嘉世的几年记忆是最模糊的,起初的日子充实而快乐,而后嘉世慢慢从一个穷酸的网吧队发展到三连冠豪门战队,他从年龄最小到年纪最大,从没有属于自己的单人间到他的房间没人敢进再到没人愿进,那段日子像踩在云上,每一步都找不到落脚点。

后来他从云上跌落,兴欣接住了他。

再后来,蓝河接住了他。

过两天钥匙果然寄来了,形状各异的一大串,每一把上都贴了便签,从“大门”到“卧室”到“阳台”,最小的一把好像是抽屉钥匙,上面写着“给你藏烟用”。

叶修没忍住笑意,换来兴欣众人揶揄的眼神。他把钥匙细心收好,那么大一串,沉甸甸的。




计划中的购物是在两个人搬进新家以后了。

这时候这间房子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家”的雏形,厨房能做些简单的食物了,书房里并排放着两台电脑,设备齐全,卧室里的双人床大而柔软。

床一定要大——蓝河说的,他说毕竟作为宅男一天里的工作休闲甚至吃饭都能在这里进行,实际上他们在这里做得更多的却是另一件事,而这种时候这张床大尺寸的好处就能充分体现出来。

被褥连同床垫都是柔软厚实,两个人交缠的身体就陷在里面,叶修啄吻几下蓝河泛红了的眼角,轻得像蝴蝶翅膀扇过,说起话来声音带着在情欲里浸透过的沙哑,他们交换迟来的早安问候,磨磨蹭蹭起床。

叶修原本主张不需要买杯子,蓝河几乎是夜雨声烦马克杯周边收藏数量最庞大的蓝雨粉,结果蓝河一听就立刻把那些杯子摆进柜子上了个锁。

“杯子不就是喝水用的吗?”叶修不懂这种粉丝的心情:“你要是买了他的抱枕是不是也得不拆封供起来啊?”

蓝河懵了:“你怎么知道?”

叶修也懵了:“你还真买过?”

最后还是买了同款同色系的马克杯和碗碟,蓝河把购物车里成对的碟子码整齐:“看着有点肉麻。”

叶修赞成:“是有点。”

蓝河从货架上随手拿一个卡通图案的杯子递给他:“要不然你用这个?”

叶修一看图案就乐了:“不是说不能用你偶像吗。”

蓝河拿回来一看就张牙舞爪起来了,气鼓鼓地跟叶修说我要出剑了啊——杯子上画着只圆滚滚胖乎乎的柯基,头顶长着朵小花,吐着舌头傻里傻气。

实际上蓝河是个脾气好过头的人,他好过头的脾气表现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加班时、新人扎堆乱哄哄的兴欣公会时、当初绕岸那帮人阴阳怪气的挑衅时,却惟独不是在面对叶修时。

当初黄少天知道叶修挖了他们蓝雨墙角的时候第一时间找到叶修,说我们小许人可好啦你可别看他脾气好就欺负他啊我第一个跟你没完。

叶修说得了吧,他那脾气跟摔炮似的,我怎么欺负得了。

黄少天少见的愣在原地,半天才支支吾吾憋出一句你别是弄错人了吧?

事实证明叶修没弄错人,该欺负的也还是欺负了。

叶修早就发现蓝河跟他在一起时有一点在别人面前没有的小脾气,他乐于见到这样不再一味忍耐的蓝河,好像在他面前的这个蓝河,要比别人眼里温柔又耐心的蓝团长更鲜活一些。

购物清单里的东西一件件装进购物车里,原本只是个雏形的家开始变得更加清晰完整起来。

“沐浴露买大瓶的吧?”

“好啊。”

“洗衣液呢?”

“也买大瓶吧。”

“好,反正要用很久。”

反正要用很久,反正要住很久,反正要在一起很久。

“只要你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

当初他这么跟蓝河说,没想到这句话最终预言一般的在另一种情况下成了真。




“总觉得没什么真实感。”下车时蓝河说。

叶修从蓝河怀中的购物袋里拿出一瓶冒着水珠的冰饮料贴在他脸上:“现在呢?”

蓝河笑起来:“现在好了。”

当初和嘉世的纠葛闹得满城风雨,叶修拉扯起兴欣磕磕绊绊一路拼杀回到赛场,带着这支不被看好的网吧队一鼓作气拿下冠军,那之后舆论仿佛有心为他打造一个孤胆英雄的形象:被排挤被驱逐,黯然落幕又韬光养晦重新崛起,传说中的职业,没人听说过的武器,37连胜的传奇,奇迹般的六点五秒,辉煌时刻悄然退场,又重新出现在幕后带领着国家队夺冠。

英雄啊,这就是英雄啊,媒体说,粉丝说,看客们都说。

叶修从没回应过这种英雄说,现在的他也没空回应了。

左手提着电饭锅,右手提着易碎的碗碟瓶罐,钥匙放在外套的口袋里,再不开门蓝河怀里大桶大桶的冰淇淋都要化了。

英雄也得回家吃饭啊。




fin.

评论(60)

热度(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