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浮岛降落

忙到昏厥
趁老师出差摸个叶蓝开心一下
他们真好,嘿嘿

--------------------


九月底的北京才刚入秋,叶修下飞机的时候穿了件浅色的针织衫,看上去比电视上西装革履或是穿着国家队服的时候要更柔和些,口罩外头只露了一双眼睛,许博远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两人远远对上眼神,没等挥手叶修就快步走了过来。

“你的狂热女粉丝让我带给你的。”许博远迎上去,提起手里的蜜桃乌龙茶,飞机晚点的时间里冰块早就融化了,原本漂亮的蜜金色被稀释得不伦不类:“还让我代表联盟全体工作人员欢迎你,希望我们以后能在叶部长的领导下共同……什么来着,共同进步?”

说狂热女粉丝真是一点儿不夸张,部门里几个从手机锁屏到电脑桌面全是叶修的小姑娘从上个月知道叶修要到联盟工作起就进入了近乎癫狂的状态,护肤减肥换发型,说是要以完美状态迎接偶像,要不是她们实在忙不过来,来机场接人这活儿还真轮不到许博远。

“行了行了,算你完成任务了。”叶修听他结结巴巴背客套话听得笑出来,接过乌龙茶喝一口,味道显然不怎么好,闹得他回味了半天才开口:“那我的疯狂男粉丝有没有什么表示?”

“谁?哪呢?”许博远面无表情:“我怎么没看到?”

“行吧。”叶修说:“看来这位男粉丝不是很热情。”

“那还真是挺遗憾的。”许博远说:“而且他竟然空着手就来接你,还试图用女粉丝的礼物蒙混过关,我怀疑他根本不喜欢你,甚至有可能是黄少天的粉丝。”

“刚才那句是什么?你再说一遍。”

“有可能是黄少天的粉丝……?”

“我说前一句。”叶修语重心长:“我建议你仔细思考一下要不要重新措个辞,不然我可能会在以后共同工作的日子里通过我领导的身份给你穿小鞋。”

“那我礼貌性害怕一下。”许博远一点也不配合。

即便叶修家在北京,联盟还是有模有样地派了车来接机,小司机年轻又机灵,好像还是叶修的粉丝,等红灯时从后视镜里眼巴巴看着叶修跟许博远聊天,想搭话又不敢的样子。

下车前叶修主动跟他道谢,小司机激动得语无伦次,叶修趁着这个时候,伸手轻轻捏了捏许博远的食指,这动作隐秘又单纯,再轻一点就几乎要察觉不到,却偏偏还透着股黏糊糊的亲昵,好像指尖的温度要穿透那层薄薄的皮肤往骨头缝里钻。

回去的路上小司机满脸雀跃,要不是还开着车,几乎能把眼珠子贴到许博远身上:“许哥你行啊!跟叶神这么熟!要是我早就全角度合照个千八百张发网上了,深藏不露啊你。”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许博远失笑,长长出了一口气,胸口几乎像是有蝴蝶要扑闪着翅膀从喉咙里冲出来了,他把那蝴蝶压在舌下,手指隐隐有些发烫。

太久没见到真人,竟然还紧张了,什么呀,高中生吗。



许博远刚到北京时是个冬天,典型的北方冬季寒冷得凶猛而直接,带着干燥空气和雾霾的三重物理攻击打得他措手不及,好在办公室里地暖开得足,许博远窝在办公桌前不想出门的时候,叶修在千里外的杭州安慰他。

“那可是我从小战斗过的地方,没事儿,过两年我就该去陪你了。”

然而事实是许博远对“北京是叶修长大的地方”这一点没什么实感,倒是对“过两年叶修会来”这件事隐隐带着期待,这小小的期待和雀跃和他们的关系一样是个秘密,被他宝藏一般地藏着。

他们都毫无根据地对“过两年”充满了信心,异地恋本该是格外考验人的,漫长的距离太容易滋生出误解与嫌隙,然后随着里程数的增加尽数化成患得患失与惶惶不可终日的怨憎痛苦。

说是幸存者偏差也不一定,彼时的幸存者叶先生和许先生相隔千里,一个忙着让战队步入正轨,大到战队的战力统筹小到食堂的菜色统统都得经手,一个刚从蓝雨离职,被新的环境和工作弄得一头雾水,生活里是兵荒马乱,于是那弥足珍贵的相聚就成了不可多得的甜头,而长时间的分离也生出了理解与默契。

晚上两个人一起吃饭,见面时他们轻轻地拥抱了一下,旁人看来那兴许只是个礼节性的,轻得像鸟的翅膀扇过的拥抱,可是今天两个人又一次身处同一个城市,并且以后会长久地同处在这个城市,这个拥抱就像是就有了些仪式感。

“熬出头了。”叶修开玩笑说。

“真不容易。”许博远跟他惺惺相惜。

不管是什么季节,火锅店里永远气氛热烈,火红鲜亮的番茄锅里新鲜鱼片随着沸腾的汤汁翻动,乳白的菌汤锅里竹荪吸满汤汁,服务员在桌子中间穿梭,欢迎光临和欢迎下次再来喊得中气十足。

叶修用漏勺捞起牛肉夹给许博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诶,咱俩是不是住得挺近的?”

“还好吧?”许博远倒了芒果汁推给他:“开车半个小时吧,煲好汤送过去还是热的呢。”

叶修沉默了片刻。

“怎么了?”

“没怎么。”叶修笑:“就是有点那什么,近乡情怯?”

许博远乐了:“这么巧,我今天也有点这个感觉。”

叶修顾左右而言他:“那我们上班是不是顺路?”

许博远嘴里含着丸子猛点头。

“干脆早上一起走吧,我开车接你去。”

“影响不好吧?”许博远把丸子咽下去。

“谁敢议论领导就扣工资呗。”叶修领导还没当上就已经计划好怎么滥用职权了:“怎么样?”

“行啊,低碳环保。”

“不过啊。”叶修用筷子拨着菜叶:“天天这样也有点麻烦。”

“那……”

“要不,你搬过来?”

“不是,叶修,叶神,叶大神。”许博远笑了:“你拐弯抹角半天就为了说这个?不像你啊。”

“还不是怕吓着你。”叶修前倾身子伸手弹了一下许博远的脑门。

“没问题啊。”许博远挨了揍也不生气:“当然没问题。”

他们坐在白蒙蒙的蒸汽里,身边纷乱嘈杂,彼此内心却都雀跃又平静,像走了一条太过漫长的路,终于在今天到达了终点。


fin.

评论(23)

热度(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