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浮岛降落 2

寄几还挺喜欢这个设定的,想继续讲一下他们以前和以后的故事,以及霸道部长爱上我之禁忌办公室恋情


-----------------------


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原因,优秀员工许博远今天难得地起晚了,于是叶修在联盟工作第一天的早餐,是在昏暗的停车场里,和许博远挤在正副驾驶座上分吃的油条和小米粥。

这实在不是个浪漫的场景。

油条在纸袋里放了太久,本该酥脆的外壳已经渗着油变得软塌塌的了,好在两人对苦中作乐都再擅长不过,也许还因为此时坐在身边的人对自己有些不同寻常的意义,挤在狭窄的车厢里分享一根不太美味的油条就突然变成了一件趣事,幸好小米粥还温热,刚好安慰了两个人被油腻折磨过的食道。

“我先上去了。”许博远收拾好纸袋餐盒:“给你个偷偷抽烟的机会。”

“我抽烟还用偷偷吗?”

“不用吗?”

“那就用吧。”

“没事,我就装不知道。”许博远思考什么一般的停顿几秒,转身一手轻轻抓住叶修胸前的衣襟,在他嘴角亲吻了一下:“好了,祝叶部长第一天工作一切顺利。”

叶修笑:“这么主动。”

许博远也笑,笑里带着点狡黠:“领带系好啊,领导。”

说完打开车门就走,叶修一头雾水,低头瞥一眼——衬衫衣襟许博远捏过的位置上,赫然印着两个油腻腻的指印。

还因为早上闹得他起床太晚的事生气呢,叶修哑然失笑,扯扯领带盖住了衣襟前被当纸巾用的部分:“长脾气了还。”

可心情还是好的,再过一支烟的时间,又能见面了。

大约一年前,许博远被派去杭州出差,会议和写不完的报告弄得他焦头烂额,叶修更是一心扑在新的训练软件的开发上,直到离开的当天,他们才有空见上一面。

那时候的兴欣已经是个传奇一般的冠军队伍,大把的赞助商广告商蜂拥而至,赞助与代言意味着更好的训练基地,可另一边,陈果还仪式一般地续租着上林苑的房子,叶修带着许博远过去的时候,正撞上魏琛跟包子一起玩一款面具杀人魔追杀现充小年轻的游戏。

“哎哎大伙儿注意啊,老叶带着对象约会来了!”魏琛一边操纵着游戏里的小姑娘翻窗子一边扯着嗓子喊:“咱们迅速撤离!”

叶修顺手摸出个烟盒丢过去:“知道碍事儿就赶紧走。”

魏琛脑袋一偏避过叶修的远程攻击:“看看,这就是阶级敌人叶修的嘴脸啊同志们。”

陈果气鼓鼓地抱着账本冲出来叫他们别吵了,算账都被打断好几次了,好看的眉毛是前些天小姑娘们凑在一起修的,如今快都皱成一团了。

“果果你干嘛这么折磨自己。”苏沐橙笑眯眯地跟在后头:“交给俱乐部的会计师不就行了。”

魏琛插话:“老板娘负责啊,不知道员工烟没了这事儿领导管不管……哎哎哎别拿账本砸!那可都是钱!”

包子乐呵呵趴在椅子上看戏,一个没留神游戏里就给抓住了,被杀人狂抓着脑袋啪唧用门夹死:“哎呀我脑袋怎么被门夹了!”

叶修乐了:“这孩子,怎么还这么说自己。”

他们的快乐太富有感染力,许博远也一起乐了。

傍晚的时候叶修送许博远去机场,分开之前,他们在车里接了个黏糊糊的吻。

他们的相聚大多都是这样短暂的,而紧随其后的离别几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漫长的习惯,长到他们渐渐把分别的滋味揉烂了嚼碎了吞咽进去,好像这样就能更坦然一些似的。

实际上他们都是面对感情冷静且内敛的人,好像这辈子全部的激情与疯狂都用在了向对方奔跑去的那一刻。

少有的知情者之一苏沐橙曾经开玩笑一般地说他们俩年纪轻轻却过得像退休多年的老夫老妻。彼时联盟女神近乎空白的感情经历让她大部分有关爱情的信息都来自于影视剧,而这样温水一般的毫无戏剧性的感情在荧幕上总是不常见的。

叶修看一眼仓鼠一般埋在零食山里的小女孩,说那不是挺好的吗,本来我们俩就是奔着过日子去的。

叶修入职这天自然不会有多平静,好在他这人天生没架子,部门里的人早上还一个个紧张兮兮,下班前就已经开始起哄要跟新部长吃饭了,还快手快脚地订好了包间,联盟工里作的大都是年轻人,没花多久就从最初的拘谨变成了放飞自我,包间里乱哄哄闹成一团,服务员进来确认了好几次才相信没人在里面打群架。

有人喝多了酒来闹叶修,要他说一说择偶标准。

叶修被结结实实问住了,思考了许久才回答:“也没什么标准,人对了就行。”

提问的人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撺掇着其他几个人一起抗议,说叶神这答案可太不真诚了吧。

叶修朝许博远的方向看过去,许博远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回他一个带着询问的眼神,而叶修的眉眼里偷偷浸上了些难以察觉的笑意。

“是真的。”

他们隔着觥筹交错与推杯换盏对上一眼,好像什么也没说,又好像只一眼就说完了许多的话。

评论(22)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