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一个夏天的小故事

原著背景

一个巨大的私设

设定全部来自漫画《不安的种子》《后遗症无线电》,我一生的阴影


-----------------------------------------------


蓝河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1

 

凌晨一点,蓝河独自站在电梯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的情况。

蓝河很少在这个时候外出——他自小就能看到那些东西,小时候不懂自己的不同,看到什么就说什么,父母起初只当是小孩子淘气,慢慢听得多了便开始害怕,带着去看了心理医生也没见有什么用。随着年龄渐长,他开始越来越频繁地生病跌倒,又常常从梦中惊醒,最后还是奶奶做主带他去求了个平安符挂在脖子上,情况才慢慢好了起来。

这些年他在蓝雨工作,昼夜都颠倒了过来,晚上和同事呆在一起,蓝雨连个姑娘都没有,一群小伙子阳气重,加上他一门心思扑在游戏里,倒是很少再见到那些东西了。一个月前叶修搬来G市和他同住,叶修同时做着联盟的战术顾问和兴欣的教练,大多是在白天在家工作,他想着总得和恋人保持作息同步吧,也把工作申请到了白天,每天趁着天色不算晚就能下班回家,不知不觉几乎忘了那档子事。

怎么能忘了呢,蓝河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大春最近家里有事请了假,临走前让他帮忙兼顾一下神之领域的事,正巧今天神之领域就一气刷出三个野图BOSS,他给叶修发了短信提醒他自己吃饭,一头扎进游戏忙到天黑,结束后这边刚买了宵夜准备回家,那边一个电话就又把他拉回第十区。

意外的加班,凌晨一个人的电梯,特殊的体质,更要命的是自己竟然把平安符忘在了家里,这种时候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这几个巨大的flag。蓝河目不斜视地盯着电梯门,努力试着不去注意在自己脚边转来转去的东西——那个东西,那团血肉,蓝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那确实是一团幼儿形状、红黄相间的血肉。身体轮廓粗糙,高度只到蓝河小腿,脸上只有一张黑洞洞的嘴大张着。这时候它正向蓝河伸出两只手臂——“抱抱我!抱抱我!”

蓝河提着已经变得冰凉的食盒,心里默念你什么也没听见你什么也没听见,夏季的深夜气温不算高,但他背后渗出的汗几乎要湿透衣服。电梯缓慢地上升,脚边那个东西不知什么时候会扑过来,他几乎是煎熬地数着每一秒。离他居住的13层越来越近,那个起初还带着点祈求的声音越来越尖利急促,它离蓝河更近了。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蓝河冲了出去,身后的东西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没有再跟出来。

快点到家,到家就好了。蓝河告诉自己。

他工作几年后从家里搬出来自己住,奶奶请人在他的房子里做了一些小的布置,他从来没在家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也一直默认家里一定是安全的。

家里是安全的,到家就好了,到家就好了。

到家就……

“妈的。”

蓝河在门口生生停住了脚步,大门上多出了一只手,像是从门上凭空长出的一样,那是一只人类的手,却泛着不属于活人的暗青色,手指正覆盖在门锁的位置微微摩挲着什么。

怎么办?

想起家里的同居人,万一这东西有恶意,叫他开了门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蓝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只能先回蓝雨过一夜了,给叶修打个电话让他天亮之前不要出门的话……

“怎么在门口傻站着,忘带钥匙了?”

门突然开了,整理到一半的思绪被打断,叶修出现在他面前:“怎么,考我能不能听出你的脚步声啊?”

蓝河急着去看那只手,却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来不及细想,逃一样进了门。

叶修穿着家居服站在他面前,洗完澡没有吹干的发尾湿润地蜷着,他们一起浸在客厅暖黄的灯光里,蓝河有了种刚从炼狱回到人间的错觉,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手一软差点把食盒丢掉。

叶修看他脸色不好,接过食盒推他去沙发上休息:“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累了。”

“蓝雨也太折腾人了,歇会儿歇会儿,回头我帮你跟喻文州抗议啊。”

蓝河疲惫得什么都懒得想,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等着叶修加热宵夜。他买了刚煮好的海鲜粥,折腾了一通已经凉透了,重新加热后又冒起了带着谷物清香的热气,叶修把粥盛好,两个人头挨头凑在一起吃。

粥装在豆绿色的瓷碗里,米粒一颗一颗煮开了花,几只粉红的虾藏在下面,热乎乎的粥下肚,蓝河才终于缓了过来,跟叶修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把蟹钳里的肉挖出来分着吃。

 

2

 

第二天早上蓝河一醒就把平安符摸出来系上,说来也奇怪,以往遇到这种事他是一定会病个几天的,这次倒是没有。电梯里那个最后也没敢凑上来,那只手又凭空消失……蓝河揉揉因为睡眠不足有些酸痛的太阳穴,觉得还是别再想东想西给自己施加压力的好。

旁边叶修跟着也醒了,伸手把坐着的蓝河捞到怀里揉几下,蓝河用指腹摸了摸叶修下巴上冒出的青色胡茬,闻着刚晒过的被子上太阳的味道和洗涤剂的花香,一时间不太想去上班。

美色误国啊许博远,蓝河最后在枕头上蹭了蹭,感叹着起床。

一上午都没什么大事,公会按部就班地下副本刷材料,没有BOSS的竞争就没有那些糟心事。中午食堂里有冰镇西瓜,切成一牙一牙的整整齐齐摆着,咬一下像含了满口的蜜糖,蓝河迷迷糊糊一口接一口地咬,想着家里也该买点西瓜,不知道叶修今年夏天吃没吃过,最后还是敌不过困意趁着午休在休息室睡了一觉。

春易老从家里回来,知道他昨天太累,特意叮嘱别人不要叫醒他。醒过来的时候午休时间已经过了好久,蓝河急匆匆赶到公会办公室。

还没坐下,就发现几个同事欲言又止看着他。

“我脸上有东西?”

系舟收回了眼神:“中午有个野图BOSS。”

“没抢到?”

“从嘴里被人抢走了。

蓝河有种还是不要再问下去的预感,却经不住一群人盯着他:“谁……谁抢的?”

“你们家那尊大神。”

又是他。

蓝河噼里啪啦给家里的大神发信息。

蓝桥春雪:三段斩你信不信

君莫笑:舍得吗你

蓝桥春雪:逆风刺!

君莫笑:没问题啊,jjc见

蓝河恶狠狠关了聊天窗口,还给他买什么西瓜,想都别想!

临近下班的时候叶修来了电话,声音带着笑意。

“蓝会长气着呢?”

“哪有这么小心眼。”蓝河笑着拔了账号卡:“我这就下班了,怎么了?”

“出去吃个饭吧,我在你门口呢。”

蓝河去窗边拉开窗帘,正看到楼下叶修拿着手机跟他挥手。他也想给叶修挥挥手什么的,又觉得那样也太蠢了吧,收拾好东西跟同事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出门。

来上夜班的笔言飞给了他一个“蓝桥你不争气啊”的眼神,旁边入夜寒摇摇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啊。”

一下楼叶修就伸手揉他脑袋:“中午睡好了吗?”

“你怎么知道的?”

“打BOSS的时候问了,我说你们蓝会长要是在我就不抢了。”

蓝河躲开他揉个不停的手“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yooooo。”叶修一脸严肃。

蓝河被逗笑了,整理好被弄乱的头发跟着叶修吃饭去。

已经是夏天最热的时候,牛肉火锅店里开着冷气,他们还是被热气熏了一身的汗,蓝河捞了一颗刚煮好的手打牛肉丸咬一口,被烫了又赶紧吐出舌尖,叶修给他倒了杯冰果汁推过去,笑他猫舌头。热乎乎的蒸汽飘着,两个人的头发都被汗浸湿了,黏黏地贴在额头上。

吃完饭路灯陆陆续续亮起来了,家就在不远的地方,夏天的夜风最是凉爽,他们慢吞吞往家的方向走。叶修去牵蓝河的手指,蓝河突然想起什么停了下来。

“你想不想吃西瓜?”

 

3

 

不要碰到它们,人类的身体承受不住它们的触碰。

不要和它们说话,那都是些你不该知道的故事。

不要去看,眼神有了接触它们就会缠上来。

他是严格遵守着这些规则安全长大的,现在也不例外。蓝河起身去拉窗帘,尽量让自己的动作看起来自然一些。

对面那栋楼上有道黑影,分明是个成年男人的身体,四肢却远远超过了正常男人的长度,正以人类不该有的扭曲角度在墙上挪动。蓝河经常见到这种东西,它们常在高楼外缓缓爬动,瘦长的躯干能覆盖住三层楼的高度,绝对不能看它们的眼睛,如果看到的话——

看过来了。

蓝河快速地移开视线,却还是晚了一步。

如果看到的话,它就会飞一般地跳过来,几步爬到你的窗口,在每个夜晚死死盯着你。

就像现在。

窗帘没来得及拉上,那东西的轮廓就已经紧紧贴在玻璃上了,蓝河有点懊恼自己最近的迟钝。他第一次遇到这东西的时候年纪还小,无意间对上它的眼睛,那以后的每个夜晚,它都死守在卧室的窗口一动不动盯着他。那时候蓝河刚开始懂事,他已经发现在每次自己有了和别人不一样的举动后,妈妈总会躲着他偷偷哭一场,爸爸则会沉默地坐在旁边抽掉整包的烟。他不敢再跟父母说这些事,那段日子他整夜整夜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不敢动,然后在精神的高度压力下不知不觉睡过去,醒来时睡衣几乎被汗水浸透。他不记得那东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出现的,就算现在知道它只是个不会对人做出实质上的伤害的偷窥狂,童年的阴影还是那么的恐怖又鲜明。

空调的温度有点低了,蓝河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

“被打僵直了?”

叶修洗完澡出来,从冰箱里拿了水喝,凑到蓝河身边用冒着水珠的矿泉水瓶冰他的脸。

“今天天黑的怎么这么早。”叶修朝窗子的方向走过去,蓝河这才回过神,一把抓住了叶修的手腕:“别去!”

“什么?”

“我说,别去。”蓝河的眼神无比的认真,叶修放下了开玩笑的心思。

“发生什么事了吗?”

蓝河沉默了,这是他这段时间来一直回避的事情——他没有告诉叶修自己和常人的不同,纵然深知不能一直隐瞒下去,却还是一直迟疑着。

窗口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玻璃跟着颤了颤,两个人同时朝那个方向看过去——叶修没看到什么,蓝河却注意到那东西像是害怕一样仓皇而逃,没几秒就不见了踪影。

“什么东西?”叶修想过去看看,蓝河却没有松手。

“算了吧,别去了。”

叶修意识到了什么,转身面对蓝河,直视着他的眼睛:“发生什么事了?”

蓝河一时间无法面对叶修的眼睛,移开了视线。叶修没见过这样的蓝河,从第一次认识他,蓝河就一直是那个积极又坦率的人,经不起逗,逗急了跟只凶巴巴的小猫似的,带新人的时候又温柔的不行,他见不得蓝河这么隐忍又痛苦的眼神,赶紧上前去抱一下。

“没事,不想说我们就不说。”

“我会告诉你的。”蓝河脸埋在他肩上,传出的声音闷闷的。

“不用着急。”叶修亲了一下蓝河毛茸茸的脑袋:“什么时候都没问题,只要你想说我就听。”见蓝河还是闷闷不乐,干脆把人揉进被子里亲了个天昏地暗。

 

4

 

蓝河家里来了电话,让带着叶修回去吃个饭。

蓝河爷爷去世得早,自小奶奶就把他宝贝一样的疼,父母也是从小惯着他,就连他大学毕业要把玩游戏当工作也只是劝了两句就由着他去了。和叶修在一起后,叶修那边早早和叶秋通了气,兄弟俩合起伙来没费什么劲就让爸妈妥协了。蓝河这边,倒是犹豫了好久才在打电话的时候支支吾吾告诉妈妈自己对象是个男人,许妈妈当场就撂了电话,连着几天没理他,幸好这方面上许爸爸开明,帮着劝了两句,蓝河也每天电话短信的哄着,没过多久妈妈的态度也软化了。

这次回家,怕是要刷一下蓝河奶奶这个最终BOSS。

“紧不紧张,要见父母了。”蓝河塞一颗葡萄给叶修,两个人并排坐着,小号停在野外有一下没一下地引个怪来打。

“紧张啊,见岳父岳母呢。”

蓝河懒得和他争什么“岳父岳母”,又问他比赛前紧不紧张。

叶修操纵着屏幕里的战法戳死了小怪:“那倒没有,比赛前只想着要赢,没空去紧张了。”

蓝河缩回椅子里自己吃葡萄,他想叶修这么优秀,那么多人喜欢他,奶奶也会喜欢他的吧。

回家那天是个阴天,天色灰暗又刮着大风,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

蓝河最讨厌这样的天气,下雨前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明明离天黑还有很长时间,他就已经看到成群的眼球像蚂蚁搬家一样横穿着马路,他们一靠近又乱哄哄地咕噜咕噜滚开了。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Mindfuck,他想起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时的感同身受。

吃完饭许爸爸拉着叶修聊天,蓝河被奶奶单独叫进了房间。

蓝河小时候常待在奶奶房间,他一直觉得这里有着让人安心的魔力,就算他已经一个人出去住了好些年,再回到奶奶房间的时候,整个人还是完全放松了下来,蓝河靠在椅背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奶奶坐在他旁边开口了。

“你那个男朋友……”

蓝河噌地坐直了:“您说什么?”

“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们还想瞒我?”奶奶看他一眼,蓝河有点不好意思地缩回去。

“你那个男朋友啊,是个可靠的人。”

“还,还行吧。”

蓝河还沉浸在被看穿的窘迫里,奶奶没拆穿他的心思,换了个话题。

“你知不知道,你爷爷和你一样?”

“一样?”

“他也能看到那些,你看到的东西,但是他不肯对我细说,说是怕吓着我。”奶奶露出一个怀念的笑:“结婚前他跟我说了实话,问我怕不怕,还说要是我怕随时可以离开,可是我又看不到那些东西,怕什么去,再说了,天天和他在一起,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有个朋友有点道行,就是给你平安符那个,他不支持我们结婚,说你爷爷这种人,就该和那种八字重到连脏东西都怕的人在一起,这样他这辈子就安全了。可你爷爷不听,他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找别人了。”

“我们结婚后他从来没有奇怪的举动,我都快以为他之前的话是开玩笑了,现在想想,是他担心我害怕,看到了也装没看到。”

“你爸出生没多久他就生了场大病走了,他病了后我一直自责,如果他和他朋友说的那种人在一起,可能会过得更好。但是他跟我说,我一点错也没有,他说那是他的命,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幸运了。”

“知道你和你爷爷一样之后,我担心了好多年,我怕你和你爷爷一样,遇不到天生适合你的那种人。”

“但是小远,我现在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我猜你爷爷也是这么想的。”

蓝河从奶奶房间出去后一个人待了很久,这次谈话他获得的信息太多了,他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自己不是独自经历着这些,他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存在着和他完全相反的人。

他想起那天在电梯里他穿着叶修的T恤,他想起叶修出现时消失的那只手和逃开的偷窥狂。

你前半辈子的运气都用在这里了吧许博远,他偷偷在心里给自己开了个玩笑,却没能笑出来。让叶修自己做决定吧,他想,就算叶修离开他也坦然接受。

这一晚他们暂时住在蓝河以前的房间里,蓝河进去时叶修坐在床上,刚挂了电话:“沐橙来的,让咱们有空回兴欣看看。”

“叶修。”蓝河没搭腔,走过去低头看他,半响叹了口气:“我是真的挺喜欢你的。”

叶修对上他的眼睛,眉眼舒展开:“我也是啊,怎么了?”

“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蓝河看着叶修的眼睛,酝酿了一天的雨这时候终于下了起来,雨点敲打着玻璃,风吹着树叶哗啦啦的声音从窗缝里漏进来,带着夏天的味道。他看着叶修的眼睛,叶修的眼神像是大海,能容纳下蓝河的一切。

 

5

 

“那你有没有见过那种,身材很好的女鬼?”

“你什么破关注点啊!”

第二天一早雨已经停了,树叶是被洗刷了一夜的绿,空气潮湿伴着些凉意,他们要穿过这条长长的路打车回家。昨晚蓝河睡得很好,像放下了心里长久以来悬着的一块石头,他想着待会儿要去买小区门口那家店的虾饺和烧麦,回家要检查蓝溪阁的仓库,要提醒叶修今天轮到他洗衣服,前几天苏沐橙给叶修寄来了一盆多肉,晶莹剔透的摆在窗台上,今天也差不多该浇水了。

叶修紧挨着他走,他们说着中午吃些什么,说着冰箱里的冰淇淋库存,说着人间的烟火。

他们还要度过更多更多个这样的夏天。


fin.


评论(19)

热度(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