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一个通感症的小故事

一些呓语
真的很不会起名字
------------------------------

蓝河上一次见到叶修那天,舌尖有无数个冰凉的橘子颗粒同时崩裂,酸的汁液飞溅,又留下甘甜的回味。他看到一片耀眼的金色,比那个夏天的太阳还要眩目得多,他被困在那片金色中,几乎看不清远处捧着奖杯被簇拥起来的人。



妈妈的怀抱是加了双份砂糖的甜粥,红豆煮得软糯,还没用力就融化在舌尖,蔓延出一阵绵长的甜。

不擅长的数学题是混沌的灰,是积了太多灰尘的屋檐滴下的雨水。

初中喜欢的女孩子是刚做好的桂花糕,细细软软,甜甜腻腻,又肥皂泡一样让人不舍触碰。

喜欢上的游戏是夏天的烈日下第一口加了冰的汽水,喜欢的职业选手是生机勃勃的黄色,喜欢的季节是芒果冰一样的夏天。

老师总在作文评语里夸他擅长比喻,可直到长大他才发现,别人感受不到他舌尖跳跃的味道和眼前的颜色,大学时他查阅了一些资料,得知这种症状叫通感症,一种轻微的精神疾病。

不影响生活,那就随它去吧,蓝河这么想。



那是世邀赛结束之后的事了,曾经搅得第十区天翻地覆的大神开了个粉粉嫩嫩的女号悄悄凑到蓝会长身边,细腰长腿一头长发飘飘,开口却是个男人的声音。

明明是大神却小孩子一样耍赖说小蓝啊我过两天要去G市玩你陪我呗我帮你给文州请假啊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说你们蓝雨歧视退役老选手了。

蓝河被生生气笑了,像喝了加多蜂蜜的柠檬汁,满口的酸甜。

他说好啊,随时欢迎你。



叶修戴着口罩站在马路对面,远远看到蓝河就做手势示意他停下来,自己过马路去找他。

蓝河听话地站在原地等他,那时夏天已经快要结束,叶修穿一身素淡的黑白,蓝河却看到了盛夏时大海的蓝,闻到腥咸的海风朝他扑面而来。

叶修在他面前站定,满眼的笑意。

“蓝团长,你打算怎么招待我?”

蓝团长看着那笑,心里一点一点雀跃起来。



他们去吃牛奶冰,草莓味和芒果味,鲜活饱满的红色黄色在碗里满满地铺得冒尖,叶修把最大的一颗草莓分给蓝河,说小蓝你看看哥多伟大,感动不感动。蓝河把那颗草莓一口塞进嘴里咬下去,草莓汁流了满口。真是甜,都分不清是不是草莓的甜了。

看了场新上映的电影,昏暗的电影院里叶修摘下了口罩,被前排的女孩子认出来,压低了声音转过来要签名,蓝河抱着大桶的焦糖爆米花,多吃几颗舌头就被甜腻的味道包裹。荧幕里反派正喋喋不休,主角正蓄力准备爆发小宇宙,叶修正靠在蓝河身上打瞌睡,蓝河抱着早就空了的爆米花桶,口中焦糖糖浆的味道还浓郁。

黄昏时打车回蓝河家,正赶上交通高峰期被堵在路中间,天边飘着大片大片红的云,车里的广播放着夏季转会窗的消息,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蓝河故意不停地提到叶修的名字,每次念到这两个字,口中就像咬破了一瓣橘子。

蓝河把家里所有的泡面都搬出来,朋友寄回来的特产花花绿绿印的哪国语都有,他们看不懂,就随便挑了两包煮下锅,加了葱花叉烧芝士片,鸡蛋煮到正好还流黄。蓝河吃了一口,被辣得说不出话,叶修幸灾乐祸地笑,凑上去亲了亲他被辣得红彤彤的嘴唇。

像吃了一口酒心巧克力。

一点也不辣了。


fin.

评论(18)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