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关于许博远同学错综复杂的别扭回路

1


早自习开始了半个小时叶修才到教室。

这时候许博远正跟理综卷子里最后一道物理选择题抗争,写写画画费了两张纸也没找到思路,教室一角的劣质空调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夏季的太阳从早上就炙热着,短了半截的窗帘挡不住玻璃窗外漏过来的阳光,那刺目的光正好照到他手臂上,烤得人心烦。叶修踢他凳子的时候他笔尖一晃,新拿出的草稿纸上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裂口。

“干什么?”许博远丢了笔压低了声音转过去,叶修竖起本练习册挡住前面老师的视线,像没注意到他压抑的烦躁一样懒懒散散问他:“有吃的吗?”

“你又没吃饭?”许博远脱口而出,意识到现在是在上课又重新压低了声音:“没有!”

“这不是没空吗,做什么题呢,我帮你看看啊。”叶修歪了身子看许博远的桌子。

“谁用你帮啊。”许博远瞪他一眼转回身子。

“起床气这么厉害。”

许博远没理他,在抽屉里翻翻找找,隔了一会儿突然丢过来一个小面包,豆沙馅。

又丢过来一瓶酸奶,芒果味。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笑出来,说看吧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挨饿。

得了吧,我巴不得你饿晕呢。

许博远没再跟叶修说话,一动不动趴在桌子上做题,好像刚才丢东西来的人不是他一样。身后的叶修也安静下来,半晌从后面飞来一只小小的纸飞机,拆开里面一行一行工工整整写着解题步骤,油墨的痕迹还很新。

 

2


下课前的十几分钟老师发下试卷离开了,教室里满是写字的沙沙声,叶修丢个纸条过去。

“中午吃什么?”

许博远写几个字丢回去。

“食堂呗。”

没一会儿又一个纸团砸过来,正中许博远的脑袋,定位精准力道十足让人没法不怀疑是故意的,摊开纸团上面潦草的三个大字。

“没追求。”

许博远深呼吸几下,还是没忍住,转身冲着叶修就砸过去,叶修侧过身子躲开,还不忘接住纸团回击。

年轻的男孩子闹起来是没精力顾及周围的,就算再压低了声音还是弄出了些响动,小班长周泽楷在一旁幽幽盯了他们半天没得到回应,不得已终于开口提醒:“叶修。”

至于为什么没叫许博远,毕竟叶修的名字短一点不是。

周泽楷这个班长当得冤,选举那天他请了病假,全班女生不出所料都在选票上写了他的名字,男生那边则是“周泽楷当班长了得多好玩啊来来来大家都投他啊”,第二天得到消息的周泽楷哭都没找到地方哭。

不一会儿叶修还是没忍住传了纸条给许博远。

“小周太可怜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

 

3


夏天的天黑的晚,放学的时候外面还阳光明媚。

叶修收了东西站在原地等许博远:“回去吧。”

在空调间里待了一天,一出门热浪就扑面而来,六月的空气在烈日的炙烤下沉闷燥热,偶尔有风也是黏稠地夹裹着热气,叶修买了两支甜筒,香草味和抹茶味,抹茶的那个递给了许博远。

前面有对穿着校服的小情侣吵架,女孩子辫子一甩红着眼睛跑掉了,男孩赶紧追上去轻声细语地哄,他们看电视剧一样咬着甜筒围观。

“这位男同胞太惨了。”叶修总结。

“你懂什么,人家痛并快乐着。”

“那我还是选择享受单身的自由吧。”

身边的人没接腔,叶修扭头去看,许博远正低着头一口一口认真咬着蛋卷,看不清表情。

没吃完的冰淇淋开始融化了,奶黄色的液体顺着甜筒流到手指上,黏糊糊的让人难受,许博远从包里抽了张纸巾给他:“我回家了,明天见。”

 

4


叶修脾气好,成绩也好,讲起题又有耐心,每到临近期末考试的时候,课间休息时常有人凑到叶修的座位旁边。

许博远埋头在试卷里不去听身后的声音,那些声音却不断地传过来。

叶修握着铅笔画受力分析图,有女孩子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说叶修你的手真好看啊,像钢琴家一样!

许博远在心里默默说这有什么,我几年前就知道了,我还听过他弹钢琴呢。

有人说这样也能做出来啊叶修你太聪明了。

许博远随手写了几个没意义的字母想着哼这个解答方法还是我告诉他的。

叶修讲到一半顺着题目的意思开了个玩笑,身边立刻响起一片脆生生的笑。

许博远在试卷空白的地方画个圈,又几笔涂黑,有什么好笑的啊,这个梗我们都玩过十几遍了。

他起身去接水,回来时正听到叶修跟他们说“化学题你们该去问许博远啊,他比我擅长。”

叶修看着走过来的许博远,眼神那么温柔,旁边的女孩子笑里藏了蜜一样,唇边有浅浅的梨涡,长发软软垂在肩上,说话的声音清脆好听。

真好。

真刺眼。

许博远挤个笑出来,闷声不响坐回去。窗外的阳光爬上他一小段手臂,照得那段手臂发烫。

放学的时候叶修从后面丢了块巧克力过去,许博远把巧克力攥在手里,却没有回头,叶修又踢一下他的凳子,他这才转身。

“怎么了?”

“你今天心情不好?”

“也没有,可能是累了。”许博远一边拆着巧克力的包装纸边看叶修,他们初中相识,这些年他看着叶修慢慢变得可靠起来,变得愈发的成熟温柔,好像他对待每一个人都体贴得恰到好处,好像自己开始渐渐追不上他的步伐。

这种感觉太讨厌了,许博远嚼着巧克力偷偷想。

“周末还去我家写作业?”

 

5


周末的许博远家只有一个人在,叶修进门时有只萨摩耶冲过来对他摇尾巴,叶修蹲下来揉揉它的脑袋,萨摩耶的尾巴摇得更欢,呼哧呼哧着想去舔他。

许博远在旁边叹气说白养它这么久了,胳膊肘往外拐。

屋外气温有36度,到处都是撕心裂肺的蝉鸣,屋内冷气呼呼的吹,落地窗的玻璃一半滚烫一半冰凉。他们抱了半只冰镇西瓜坐在地上你一勺我一勺挖着吃,刚进口冰得牙齿没了知觉,多吃几口又觉得甜得舌头都要化掉。许博远吃了几口就在木地板上躺下,说数学作业这么多还有没有人性啊我今天一道题也不想做。

叶修低头看他,少年的眉眼里都是年轻的气息,好像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就一点一点褪去他们刚认识时的青涩模样,开始有了大人的轮廓,眼睛干净又明亮,刚吃过西瓜的嘴唇泛着点水光。

可能是西瓜甜得发腻了,他突然觉得渴。

好像空调的运转声蝉鸣声自己的心跳声都被无限放大了一样,它们交织在一起在他耳边轰鸣。

心脏里有什么东西不停地鼓动着,催促着他做些什么。

他就遵从自己的内心,俯下身亲吻了他的少年。

许博远沉默了许久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

叶修理直气壮:“想亲你。”

“为什么……想亲我?”

“可能是因为,喜欢你吧。”

“你不是要享受单身的自由吗?”

“可我想了想,还是你更好。”

许博远的耳尖一点一点染上红色,叶修敏锐地发现了这点变化:“现在才害羞,你反射弧太长了吧?”

“滚滚滚!”

 

6


高中时代的暑假时间总是被大把大把地挥霍掉的。

去看午夜场的电影,再花掉整个白天把游戏打通关,餐桌上火锅咕嘟咕嘟煮开了锅,整个屋子飘满番茄汤的酸。

两个人哪会做饭,用电磁炉烧了锅汤底就已经手忙脚乱,许博远往锅里倒着鱼丸和肥牛卷,筷子伸出去身子躲得老远,生怕汤溅出来。

叶修偷偷往旁边的微波炉里塞了袋爆米花,许博远的注意力全放在火锅上了,第一颗玉米粒“砰”地爆开,吓得他刚夹起来的鹌鹑蛋又噗通一声掉回锅里,微波炉里噼里啪啦了一阵后满屋子都是黄油的甜香。

吃饱喝足他们瘫在椅子上,许博远勾住旁边叶修的手指,叶修的手指细长,指甲圆润干净,指节分明指腹柔软,中指上有常年写字磨出的一层薄薄的茧。

叶修凑近一些,亲一下他番茄和奶油味的嘴唇。

 

7


傍晚时接了同学的电话出去吃饭,两个人约好在路口见面然后一起过去,隔得老远就听见黄少天说“看吧看吧我就说他们俩得一起来你们这么拉帮结派不利于组织发展啊老叶。”

他们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在烟熏火燎的烧烤店里坐下,肉被烤得滋滋冒着油脂,炭火大团大团吐着热气,一群未成年的小朋友喝不了啤酒,点了可乐和凉茶代替。

一顿饭接近尾声,方锐提议说我们来玩点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的啊,叶修打击他说你俗不俗,最后却还是少数服从多数老老实实掷了骰子。

结果第一局就输了。

方锐说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大家有什么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招数都使出来啊。

点数最高的苏沐橙笑眯眯地坐在对面,说那叶修描述一下你的理想型吧?

叶修想都没想就回答:“理想型?我们小许啊。”

张佳乐说拉倒吧,怎么还带拿许博远当挡箭牌的。

叶修笑,说那可不一定。

许博远和他们一起闹,桌子下面两个人的手正轻轻握在一起。

 

8


盛夏的傍晚时分温度开始慢慢下降,行道树的叶子被风吹得啪嗒啪嗒响,天空中有飞机划过,缓缓拖出一道飞机云。

他们沿着人行道慢慢走,许博远退到叶修身后几步的地方,说我要是这么助跑一下直接跳你身上你能撑住吗。

叶修赶紧转过身说你可别,我腰得折了。

许博远叹口气摇摇头说那好吧,都怪我武功高强你受不住。

叶修一脸的“你都对你都对”说好好好,你还能一个侧手翻加转体90度从我头上跳过去。

路边的奶茶店少见的没人排队,两个人商量着该买慕斯红茶还是绿茶,不久前还在发愁的暑假作业又被抛到脑后。

他们正是最好的年岁,身后是无忧的少年时光,面前是海一样广阔的未来,他们带着年少时无畏的爱情,带着憧憬与勇气,带着所有的美好与希望一路向前。


fin.


结尾有点健康向上的过分了……吧

评论(18)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