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megnaro

嘎嘣嘎嘣吃键盘

【叶蓝】一个告白的小故事



0

蓝河是在世邀赛结束后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叶修。

1

那时候第一届世邀赛刚结束,第十区蓝溪阁涌入了大批的新人,小朋友们嗷嗷待哺,蓝河看着一群群小金鱼一样噗噜噗噜吐着文字泡的剑客和穿着打扮怎么看怎么像索克萨尔的术士,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说自己没空。总不能怪自家战队正副队长太吸粉了啊,蓝河自我安慰着,耐下心来手把手带着下副本。
不是什么特别的一天,蓝河挣扎在副本门口自家小剑客们快要把他淹没的文字泡里,没注意到前些天新加入的战法是什么时候挤到自己身边的。
“小蓝啊。”
“用不用我来指挥?”
他们站的太近了,这句话像是有人紧贴着他耳边说出来,蓝河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他愣了几秒,咬牙切齿地点开战法的私聊。
蓝河:叶神???
暗落金乌:哟,听出来了
蓝河:你混进蓝溪阁干什么!
暗落金乌:玩游戏加公会啊,有问题吗
蓝河:什么阴谋
暗落金乌:我说小蓝啊
暗落金乌:还能不能关爱一下退役老选手了
蓝河:加公会去兴欣啊
蓝河:什么阴谋
暗落金乌:阴不阴谋的,我是那种人吗?
蓝河:太是了。
故事就是这么开始的,很久以后蓝河想,退役大神回到网游,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哦,不对,这是再之前的故事。
这一次的故事要平静的多,它只是他们曾经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僵持着试探着的你来我往中,滋长出的那些不可言说的情绪的延续。

2

屏幕里的战法打出了最后一击,最终Boss摇摇晃晃倒下去,掉出一地闪闪的金光。蓝河松了口气,在团队频道里打字。
蓝河: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辛苦了。
小朋友们说着蓝会长再见蓝会长辛苦啦陆陆续续散了,叶修趁着没人凑过来跟他说晚安。
“叶神晚安。”蓝河老老实实回了一句,才想起自己忘了什么:“不对,等等!”
“怎么?嫌我打的太好了?表达仰慕就下次吧,现在睡觉去。”
蓝河也知道嘴炮赢不了他,咬咬牙吃了这个“仰慕”的亏:“叶神,你闹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叶修语气格外无辜:“我现在可都退役了。”
蓝河腹诽你上次退役可闹得第十区天翻地覆,却也找不到理由反驳,最终还是妥协了:“那……叶神你来蓝溪阁玩,我们还是欢迎的。”
“代表蓝溪阁欢迎,还是代表你自己?”
蓝河吃不准这尊大神的意思,想作为会长说几句官话打个过场,却又鬼使神差地说出了真实的想法。

“都有。” 

叶修那以后倒是经常会用暗落金乌的号,大多是赶在蓝河带团的时候,蓝河知道他的厉害便也不去指挥他,这边火力不够了他去补一下,那边怪引多了他去分两只,不知不觉倒是把蓝溪阁其他人的好感度越刷越高。有时候蓝河不带团,叶修就和他聊两句。
暗落金乌:听说蓝雨食堂不错。
蓝河:这是什么开场白?
蓝河:是不错,叶神有机会可以来尝尝
暗落金乌:是吗,你说的啊

暗落金乌:差点在那么多人面前被砍死
暗落金乌:晚节不保啊
蓝河:什么情况?
暗落金乌:小点跳到键盘上了
蓝河:小点?
暗落金乌:我家狗
蓝河:……

蓝河:这么早,不是一晚上没睡吧?
暗落金乌:我弟弟偷偷给我订了三个闹钟
蓝河: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河:叫你起床打游戏?
暗落金乌:叫我起床晨练
暗落金乌:我这不就练上手速了
蓝河:……

3

蓝河在最忙的时间结束后申请了年假,做完手头的事在公会里说了一声就匆匆回家享受假期了。他很少有这么悠闲的日子,公会的工作从来没有节假日,即使往日休假的时候,俱乐部一个电话过来,他还是要放下手中的事操纵着自己的小剑客冲上前线。今天倒是清闲,睡到自然醒又磨磨蹭蹭吃了饭,接近傍晚才登陆了游戏。
一上线,消息通知的小喇叭就闪个不停。
暗落金乌:我在G市,有空出来吃个饭?
蓝河:现在?你来G市办事?
暗落金乌:来找你吃饭啊
这时他们之间已经没了战队公会那档子事,也能轻松的交谈,聊荣耀之外,蓝河偶尔还会随口提起些琐事,大春带团打了太多字这个人一定不是大春本人啦,二笔又偷吃了他从家里带来的芒果啦,黄少和青训营的小术士聊天结果小术士硬是没插上一句话憋的两眼通红啦。
叶修也不知不觉说了很多事,家里的老爷子嘴上嫌弃他不务正业,其实跟外人都说我大儿子那是世界冠军,为国争光去了。叶秋看完世锦赛手痒痒,跟着他玩了几次荣耀,被他连嘲讽带打击的再也不愿和他一起玩了。苏沐橙和楚云秀最近不看偶像剧了,不知道是跟戴妍琦学了什么,整天神神秘秘发一些旁人看不懂的东西。他还说起小时候为了玩游戏翘课,却乖乖去学钢琴,说起他偷了叶秋的行李离家出走,说起一位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
叶修和蓝河的关系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地方,对对方都不甚了解,却又比其他人要更了解,像是抵达了一条界限,他们却迟迟无法越过这条线。
然后?然后叶修就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到了G市。

4

叶修来的时候夏天已经到了尾声,只剩寥寥几声蝉鸣和仍带着一丝热意的风拉长了夏季的战线,傍晚六点的天空铺着泛红的云朵,尽头拉出一条长长的飞机云。
蓝河关上电脑就出了门,约定的地方和蓝河的家离得不远,这样的突然袭击让他连紧张都来不及。转过街角叶修就猝不及防出现在他面前,蓝河有一丝的怔然,这时的叶修明明和他在赛场上电视上见到的叶修长得一样,却又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怎么走这么急,都出汗了。”叶修比他高上一点,垂着眼对他笑:“蓝河大大这么急着见我?”
蓝河也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是你蓝河大大。”
“你不是也知道是我。”
“你可是叶神,我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蓝河去接他的行李箱:“你下了飞机就直接去了网吧?”
“自己来自己来,又不是大姑娘。”叶修躲开他的手:“要是今天来的是叶秋,估计你也觉得是我。”
蓝河收回手没有再坚持:“怎么会,他又不认识我。”

“太遗憾了小蓝同志,其实我就是叶秋,和你玩游戏聊天的都是我。”
“单挑Boss的也是你?”
“带着嘉世拿了三连冠的也是我。”

“那太荣幸了,叶秋大神。”蓝河笑眯眯地顺着他说:“想吃什么?”

5

拖着行李箱赶上了高峰期的他们没能走太远,附近的店又大多人满为患,最后还是叶修做主选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
“不好意思啊叶神,今天就委屈你了。”
叶修点了碗面就把菜单放下了,闻言又拿起来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委屈什么啊,哥当初可是一碗泡面打天下。”
“这个我知道,你用一包榨菜就骗黄少帮你刷了副本记录。”蓝河说起偶像的时候眼睛有些亮:“蓝雨都传遍了。”
“刷的可是你们蓝溪阁的记录。”
“你还欠我五天工资呢。”
“攒够一年了一起还?”
“别闹,兴欣现在也不需要我帮忙了吧。”
“那怎么办,哥以身相许?”
“别别别,太贵了我可找不开。”蓝河挑着碗里的面和他开玩笑,无意中抬起头,才看到叶修的眼神里带着点认真,可他又很快低下头吃面,就像刚才蓝河看到的那个眼神是个错觉一样。
蓝河看着他,看着他把脸埋在冒着热气腾腾的碗里,看着他和他身边来来往往经过的每一个人一样鲜活又普通。
在这之前,君莫笑一直只是君莫笑,是那个他无论如何也拉拢不来的高手,是那个总能轻描淡写就把他气得咬牙切齿又无计可施的混蛋,也是在他深陷在勾心斗角中无比厌倦的时候给了他一个避难所的人。即使蓝河是第十区最早一批知道君莫笑真实身份的人,可不管多少次,他想起君莫笑的时候也只能想起穿得破破烂烂的散人单枪匹马向战场中心冲杀而去的画面。后来君莫笑一路冲杀到了荣耀的顶点,他几乎看了每一场兴欣的比赛,却还是无法将场上的叶修,将那位荣耀史上的传说和君莫笑重合在一起。
直到现在,叶修和君莫笑终于合二为一,成了他面前这个活生生的人。

6

吃完饭蓝河才想起问叶修的去处。
“订了酒店,在这里呆上几天,就当是旅游了。”叶修一脸真诚就好像那个因为比赛来了G市无数次的人不是他一样。
“正好我休假,我带你逛逛?”
“不麻烦?”叶修掏出手机看他:“留个联系方式吧。”
“坊间传说您从来不用手机啊。”
“叶秋买的,来来来自己输。”
蓝河接过来一个数一个数仔细输入了自己的号码,又认认真真打上“蓝河”两个字。叶修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问他:“哎小蓝,你叫什么?”
“许博远。”蓝河说:“‘欲辞壮丽,义归博远’那个。”
“欲什么?”
蓝河只好把许博远三个字打出来给他看,保存下来才发现通讯录里只有三个人。
苏沐橙,许博远,叶秋。
“让蓝雨的那些人知道我的名字和联盟女神的名字放在一起。”蓝河把手机还给他:“他们能生吃了我。”
“G市果然厉害。”
“你这是偏见啊叶神。”
“那蓝雨果然厉害。”
“被夸了我怎么不觉得开心呢。“
他们聊着天往外走,外面路灯都亮了起来,光亮沿着路连成一条线蔓延向远方,叶修停下来拍张照发微博,小粉丝们整天在评论里撒娇打滚闹着要叶神多发几条,叶修也惯着他们多发几条,带着定位点了发送,果然没一会儿评论就叮叮咚咚往外冒。
“我叶发微博啦!普通同庆!!!”
“过年了朋友们!”
“表白叶神!要叶神抱抱!”
“呜哇刷出了我叶!叶神去G市找黄少玩吗?”
叶修念了几条评论给蓝河听,蓝河一边听着一遍也留心着看路。
“粉丝真热情啊。”
“跟喜欢的人不就是这样。”
“你也是?”蓝河想调侃他一定会只顾着荣耀女神冷落人家女孩子,又硬生生吞回了后半句。
“我喜欢你啊。”叶修停下来看着他,神色如常就好像这是一件他们俩都清清楚楚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蓝河的大脑空白了一秒,觉得叶修刚才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却又莫名的觉得理所应当。他看到叶修朝他伸出手,他也理所应当地回握过去。

7

他们停在一家便利店门口,有中学女生嬉笑着推开门,关东煮的香气和甜甜的奶油味道飘出来,天色已经很晚了,路灯给他们镀上一层暖黄色的光圈。叶修拉着他的手指节分明,他感觉到叶修指腹薄薄的茧,像是他征战多年的勋章。蓝河想开个这可能是联盟最贵的手啊的玩笑,又觉得只想什么都不说停留在此刻。
蓝河想起自己是在叶修最黑暗的时刻遇到他,看着他在谷底一个人向上走,旁人觉得他游刃有余,可那时的他想必是为了自己的热爱,自己的孤注一掷拼尽全力。他向着光明走去,他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光。那是属于他们的光,而蓝河站在光明之外。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在深渊中,蓝河和他在一起。

他光芒万丈,蓝河和他在一起。

他褪去所有的光芒就这么平凡的站在这里,蓝河和他在一起。


fin.

评论(20)

热度(683)